非黑即白

我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喜歡是非黑白分得清楚,拒絕存在灰色地帶,不喜歡糾纏在中間的性格,非要白字黑紙的見證才得安心自在。

你們說,好人跟壞人又怎麼分辦,誰有時好有時不好,誰對誰好對誰不好,誰在某情況下好某環境下不好,怎寫得下一份清楚的表格關係。我怎至差點覺得每個開始和終結都需要落實的清楚交待,抹去所有灰階的可能。任性地、自以為是是把世界二分;世界只會存在我在喜歡的人,或是不存在於我心裡的人。強行拉下一條不公平的線,將值得的名字都拉進自己畫出來的圈圈。

某誰說,對每件事每個人都有保留是保護自己的法則;記得要小心誰又或是面對誰的時候不要太放鬆。

可是,我的內在只存有那份或導致損手爛腳的天真;或者,外人看來這無非只不過是入世未心的幼稚。認真地看待每份友誼或關係,付出和接收,將心事和心意都交託;才是真實的存在。認真的享受每份友誼和快樂的笑聲,不就是我們情彩每天的最好見證嗎。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Les Fleurs du mal” - 012 污點

【污點】 迂腐的性格帶來太多傷害,拉拉扯扯不上不下而無法解答的問題在世間裡實在存存太多。腦內浮現出無數可能和假設;結果,都沒結果。奇怪的夢境讓我毛骨悚然,夢到世界末日似乎就是不能前進的意思;這是我的假定。 要面對一個污點的最好辦法是以另一個更大的污點將它蓋過,演唱會台上的人是這樣說的。然後,轉身,走向豁達的路道;就像將左右的柵欄推開一樣,讓自己得到更寬大的道路,以空洞的一切都面對所有未知。預算是沒用的,假定都沒用的;就像電視裡的科學實驗滿滿是差錯和失誤。你想像裡的極端全部都沒發生,前路比平庸更平庸;你才感到原來客套的關係把你傷害得最深。薔薇都掉色了,你卻一樣站在那裡沒動。反覆以為得到安好的關係圖表會讓你找到自己的位置,甚至想要乞討一個讓你更平庸的確認,你以為空白會讓你安靜。怎料平靜的世界反而讓自己掉進黑洞。 人類這種動物無非都是犯賤,什麼太好都是盡頭。然後,平白的關係是傷害的原因,想起了誰說過喜歡有態度的差都不願愛上泛白的平庸。結果你覺得將自己和白紙的距離拉遠就好了,冷漠或者會讓你挽得出一點少分數。心底裡默默許的願望就由它待在心底裡,因為你知道長得太長的小草都是第一時候被毀的。 像這晚,我堅持喜歡無線吸塵機,那誰都說明沒用處的無線吸塵機;我一樣喜歡它。現在無論誰再說什麼我都一樣喜歡無線的吸塵機,我會一直喜歡它直到我再不喜歡為止。不會再動搖了。我討厭自己曾經否認自己的愛好喜惡,現在我決定不會再犯同樣的錯了。地球多轉一刻以後會發生什麼,沒誰能夠預料得到;而你只需要對自己交代。能夠將你看不過眼的污點轉成空白未必是你能承受的事,或者原封不動隨遇而安會是更好的決定。別想太多,不能言喻的事情都會找到適當的答案;你只需要冷靜。 延伸閱讀: “Les Fleurs du mal” 系列短文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