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吃過早餐,回神過來,腦海好像拉開了一道紅海一樣,左右兩邊分隔著,空白的地方懸空了一點什麼。前進或是後退,靠左還是靠右,又要怎麼了。

我跟 Bilgor 討論到底應該追尋想做便做那種情感渲洩或是三思而後行那種平靜安穩;舉個例子討了幾個問題;我為人性急衝動,他為人比較冷靜會按捺。那種什麼都趕的性格不知道從那裡跑出來,好像我的人生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要是沒有捉緊,便會失去。結果,世界末日沒有說來使來,太空垃圾沒有擊潰地球,我們仍然在對方的面前。

那天掛上八號颱風,跟 LTC 在橫風橫雨的情況下到街上吃飯,我說:也許需要戒掉那種趕急的性格,不要那麼極端地成就自己,不要視若無睹地讓自己撞牆;坐言起行的衝動也許需要被抹去。

《志明與春嬌》所帶來的覺悟,”We’re in no hurry” 將會成為我心裡的另一把聲音。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電影|沒有什麼突破只有 Johnny Depp 的科幻電影:《Transcendence》(2014)

我看電影從來都很濫,如果說怎樣的電影反映怎樣的觀眾這一條例 apply 在我身上的話,我大概就是全方位的怪人啦。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