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昌蛋撻 Since 1954

有時走得天昏地暗還想加點正能量,總會不其然大叫:好肚餓。最近,TS 跟 EK 都跟我說:認識那麼多女生之中,都沒看過像你這般吃得。

沒什麼的,中學時期,我已經跟一大群同學到 W 的家,一個晚上吃了三碗白飯。對了吧,或者我總是為了慾望而不顧身體的那種人;說減肥卻戒不掉吃;像金魚,永遠不知道自己已經太飽。

然而,每次踏足香港,總有幾款小食特別情有獨鍾多飽也要吃;說到首位,一定是蛋撻。某次在中環,為了吃蛋撻走到了懷舊的星巴克卻只有咖啡蛋撻-雖然一樣很滿足-。這次,從 IFC 走到擺花街,千里迢迢到了泰昌(卻發現泰昌已經今非昔比)。新鮮出爐熱呼呼的,成就了一個只需幾塊錢的超級滿足。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音樂會|喉嚨極痛不能說話,就去聽聽歌吧!Rae Morris (Josh Flower & the Wild) @ Art Bar, Oxford

似乎很久沒有生病的時候就會病起來了。我從來都不是很會病的個體,結果一病就是很厲害的一類。按不住的乾咳、氣促然後就是強烈的頭痛和發冷發熱。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