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福演算法|波蘭版甜茶男主+Girl power 性事檯面化 (Netflix)

《性福演算法》跟《性愛自修室》相似的是他們同樣把性當成主題大膽討論,young adult 主導的性事匣子有迷惑又有迷失,輕鬆又不失喜感。波蘭的《性福演算法》主力放大青少女在成長過程中如何爭脫社會枷鎖做自己並為自己發聲,Girl power x 性事檯面化,是 Nerdy 女主在《性福演算法》的最大挑戰。

愛情不設限|反叛的愛:辦公室戀事、婚外情、姊弟戀,北歐不設限 (Netflix)

先前我會說看《艾蜜莉在巴黎》(Emily in Paris)是 guilty pleasure,但現在,最 guilty pleasure 的網劇位置已經被《愛情不設限》(Love and Anarchy)狠狠拿下了。11月份為著北歐情結和瑞典語而點開的是,半小時一集的《愛情不設限》(反叛的愛)。愛情喜劇之下賣的其實是尋找失去自我的故事,八集每集都有既笨又傻溫暖於心的笑點,既瘋狂又誇張。

布朗克斯大戰吸血鬼 (吸血街頭)|高級化舊社區?有色社區團結抗外 (Netflix)

與平日的吸血鬼電影背道而馳的是,這裡沒有誓死相隨的美女和千萬年不變的愛情,吸血鬼就真的是 blood suckers,一堆持住權力和力量入侵的殺人魔。沒有漂亮的衣服、沒有亮眼動人的角色、也沒有拍在繁華的地段,一套用上孩子們做主角的 children-friendly 恐怖故事拍在美國紐約市最多非洲和非裔美國人聚區的 The Bronx,講的是有色人種的社區被吸血鬼追迫的日子。

我們都是怪咖英雄|所謂『正常』和『常規』不過是大多數人捍衛自己利益的說法 (Netflix)

《我們都是怪咖英雄》講述一個低收入家庭年輕媽媽,一家過著節儉的生活。對面即將無法支付住屋開支的時候,遇上奇怪的超能力流浪漢而發現自己人生另一面的故事。一直被當成 down dog 的勞力階層,忽然發現自己有改變現狀的各種可能。平常人在人生被生活壓力打擊到的自卑一秒全消……

超級英雄謀殺案|追漫畫的發夢傢伙不一定比你差,結局墜入大陷阱 (Netflix)

八月底翻來一套《超級英雄謀殺案》(Unknown Origins / Secret Origins),一貫西劇無可擋的吸引力,我還是被引到了。個半小時的超級英雄喜劇,圍繞對 superhero 無感的男主起行。電影把沉醉漫畫的宅文化描寫得非常現實,而在現實的環境裡還揭開了平日表面的 stereotype,對世俗的負面觀念作出平反。

夜媽媽行動 (夜半救援)|疫情居家的快樂激素,賀歲片即視感 (Netflix)

聽說《夜媽媽行動》的小演員是重點,是套百無聊賴之下的消遣片;我就在看完讓我有點失望的《生化大殺戒》後沒期望地點開。成為我時間間隔裡面的充填品,沒有壓力地分開幾次看完。

新世紀網上販毒|笑點密度極高!強力推薦 sidetrack 感極重的 indie 德劇 (Netflix)

當大家都在看《雨傘學院》的時候,我卻不合群地看著半小時一集的《新世紀網上販毒》(台譯:全歐最酷在線上藥頭)。由三季的《闇》翻起的先一波德劇浪花極大、迴響極佳,穿越故事先圓其說厲害至極能收能放;接踵而至的《新世紀網上販毒》短小精幹,一樣讓人拍案叫絕。

歐洲唱歌大賽:火焰傳說|這種白爛片我們可以!偶爾飄來的正能量發香 (Netflix)

早在以貌取人的階段、看到海報上面這種 costume 的我,就已經把這一套《歐洲唱歌大賽:火焰傳說》篩走出我的清單。後來在複雜地動用腦力的《闇》完結之後,決定放鬆大腦按 play;沒料到我拾到寶了。雖然不是那種獲益良多的珍貴之作,但偶爾飄來的正能量發香,觀影過程比預期開心。

吸血鬼家庭屍篇 2|做人須 sophisticated?笨的哲學也是種福氣

如果有既有物種以外靜俏俏地另外的存在,到底是會以怎樣的方式存在?如果那是吸血鬼,到底他們的生存模式又會是怎樣?《吸血鬼家庭屍篇》¹跳出既有的框架,用(假裝)紀錄片的方式揭露吸血鬼與人類並存的美國生活,每集都讓我拍案叫絕,好看極了。

《嗜血嬌娃》我們總是無法選擇對自己有益的事情 [S3/E8]

輾轉交錯之下,Villanelle 和 Eve 失去了命運上誓不兩立的立場處景,氣氛有所緩和,在本季最終章可以輕鬆跳(一會兒)茶舞。穿梭正邪之間原屬正反陣形的兩個人,暫時避得過廳大的命運壓力活像一對暖昧好久的小情侶。

Netflix《太空部隊》嘴裡說上太空雙腳不離地的爛同事爛上司經典人辦

《太空部隊》承接兩年前美國總統特朗普組建太空部隊的指令,率先在 Netflix 兩年後率先將這支美國六支武裝部隊放上螢光幕。 雖然名目上掛上太空兩字,但實際上是套地球辦公室事務為本的諷刺喜劇。

《嗜血嬌娃》面對毫無改變的人生讓人失去興趣? [S3/E7]

這一集走在本年終章之前,兩條線終於再次相會。
在角色們似死不死又活回來的過場以後,彼此(甚至是我們與角色間)的情感連繫也更趨強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