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慕尼黑皇家釀酒廠 HB 尋找『旅行感』,在啤酒花園吃 schnitzel

每隔一段日子就會在腦內飄起想要吃炸豬扒的概念,油炸食物總是往那些偽減肥的人在招手。我經常在想,要是德國的 schnitzel 可以像台灣的用紙袋盛著邊走邊吃就好了(開心)!沒辦法去旅行的日子,去老釀酒廠的啤酒花園吃德國菜,在疫情期間為自己添一點(想像的)旅行感。

戶外位置、空曠空間、流動性強,這三點是我在疫情期間外出覓食的主要擇偶條件;我很清楚很難三項全能,所以有時候只要劃中兩項,我都會照單全收。並不想為了不知道吃什麼好而在大街大巷翻手機的我,甚至乎在前一晚就開始考慮明天應該到那裡吃飯,超級誇張。


Hofbräu Wirtshaus Speersort
地址:Speersort 1, 20095 Hamburg

想要到釀酒廠餐廳吃飯的概念是最近才有,畢竟慣常聊那裡開新餐廳的時候總是會把老店遺忘。藍白色的 HB 字樣和皇冠是來自慕尼黑的 Hofbräu München。一五八九年開立的 HOFBRAUHAUS 已經有 431 年歷史,曾經是在 Bayern 王國的皇家釀酒廠,在慕尼黑的廠屋餐廳更是擁有三千多個座位的盛宴式餐館,有點難以感像。

漢堡的分店早就路過好多次,戶外位置剛巧在超大的草地公園旁邊,觀景開揚,所以經常看到這裡坐無虛席。不知道為什麼從前竟然是沒有想到要來這裡曬著太陽的吃一遍。

查看 HB 總部的時候看到慕尼黑店的照片,那種燈光、木椅和天花都讓我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到慕尼黑的回憶。我有點好奇,在那邊市中心吃幾位博士生吃豬手的回憶到底是不是在 HB 發生(那麼老舊的往事我想我們當中應該也沒有人會記得清楚了)。

HB 的午餐時間的食客極大部分都是來自附近工作的上班族,沒想到平日下午(在沒有旅客的情況下)原來吸引到這種數量的穿著斯文西裝的上班族。餐牌上全都是見慣的德國菜式,我們點了兩款 schnitzel,伴菜是薯條,這個份量剛好吃完,而且吃完好飽。汽水不是我所喜歡的瓶裝,盛載的是酒廠自己的杯子。平日汽水慣常以 0.2L/8oz 是小號,0.33L/12oz 是大號為區分;HB 身為啤酒廠家當然氣勢迫人,小號已經是平日的大號尺寸,大號就應該超出一瓶一罐,我猜可能會有 1 pint?

侍應生穿起傳統的啤酒節服裝,單是看到眼裡已經有種旅行中的感覺;開懷至極的服務員把氣氛提升至超高的水平,眼前一大片草地把 beer garden 這回事完全升級。吃完這一頓以後,我回家後立即把漢堡其他啤酒廠餐廳通通找出來,打算按著這個名單吃下去。

被無咖啡因南非國寶茶燒到了,探索日本人都愛買的德國國民茶葉品牌 TeeGschwendner
晚一點就賣光的蝸牛麵包店!就算公開食譜,仍無減每日買蝸牛麵包的人流
擺滿一整桌的興奮治好我的偏吃症,把土耳奇烤肉吃上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