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音樂會] WARPAINT 音樂會@ Oxford O2:Love is to Die, Why Did You Not Die


這裡包括了音樂會未開場就過後自 high 的青年們,也包括了未渴就醉瘋了的少男少女;有一個立即換上 Warpaint 汗衣的男子和他的女朋友,有一個 high 得把頭 fing 得半甩的安德尊。Warm-up band 還沒唱完,大家都已經進入半瘋狂狀態。完場後還有很多人在 after party,而我就累得不能再站下去。回家後我左腳腳跟痛起來(是搖得不合樂的亂搖結果?), 躺在床上甜睡穩妥。感激這個讓人投入到異度空間覺得地球彷彿只剩下音符的夢幻之旅。

WARPAINT!來自美國洛杉磯四人女子樂團終於來到 Oxford 了(下月會在香港跟 Youth Lagoon 樂團一起舉行音樂會),剛過去的這個月在家裡一直播放她們的歌,口裡一直哼著:Love is to die, Love is to not die, Love is to dance, Love is to dance, Love is to die, Why did you not die, Why don’t you, Why don’t you dance and dance。最後終於來到她們的 Dream Pop 之中!

我覺得音樂會有幾種,我個人喜歡 Lucy Rose 的那次(舊文按此),傻傻的她在台上說無聊小事,直率的她一點都不介意把人得罪。Warprint 給人的感覺比較冷酷(當然啦,她們人氣比較高就比較有氣場?),那種又浪盪又淒美的形象已經把聽眾秒殺。雖然我很期望她們穿得像 MV 一樣飄逸,不過她們就是憑藉個人魅力 causal wear 以音質取勝!不得不說的是她們的 live 超級棒,基本上在這邊看音樂會也沒有任何一個樂手唱不出水準。似乎的確是 Jenny 的人氣最高(每次看女樂手的音樂會台下總會有人大叫「Marry Me」,無論她是不是已婚),長得好看總是相對地有優勢。樣子不太標緻的 Emily Kokal 反而讓我最有好感,她的舞台魅力很強大(從中尾段開始我就只投入看她搔首弄姿)。

還得一提的是,暖場樂團是 All We Are,我喜歡他們樂團的名字,介紹的時候可以直接說:「We’re ALL WE ARE」。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