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 Fleurs du mal” - 015 相遇或忘記(小說)

無論是怎樣的開始,她都完全不由自主的一整個頭扎了進去。艾琳事後感覺很羞愧,她無非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一個舉動,其實她並沒有喜歡上他任何一點(任何一點都沒有)。

「我當時也極不明白為什麼你會那樣。」我無非說出我當時的不惑,至少我比她要早一些意識到問題。

自從艾琳跟偉業乾脆地分手以後,他們都沒有再見。艾琳沒有察覺那是一段過期的關係,這些事情早已經在若干日期前變成古老代歷史。她心裡有份抹不掉的盼望,似在告訴她某年某月的以後他們還是會在一起似的。當然,沒有發生(至少,直到現在還沒有發生)。這二千多天裡面,艾琳有偷偷出現過在他的生活裡面,只是他不知道。她偶爾會買來他喜歡的唱片在家裡一直沒停的播,也曾經在月台上看到正在候車的他,甚至看到他在等待外賣飯盒的時候站著在街頭抽煙。

偉業跟艾琳的生活一直各自畢直的前進,他們出來工作以後都認識了各種各樣的人。艾琳在這段日子裡前後遇上兩個截然不同的男孩,兩次瘋狂戀愛的結果都是徹底的空白。第一個是個六呎欠一吋半的男生,她一夜之間將對偉業的寄託都投射在面前新出現的男孩身上。或者是她心目中的偉業已經跟現實生活裡的偉業徹底的脫節,她竟完全不發現面前的人跟偉業沒有任何一個共通的地方。他沒有偉業那寬闊的肩膀,也沒有他那雙表現得滿不在乎卻很又的讓人覺得溫暖眼睛,甚至沒有他任何一個從外在觀察到相近的外表。唯一的共通點,我只好說,他跟偉業一樣都很瘋狂的迷戀著她;還有,他們都愛穿一樣款式的鞋子(這一點我是絕對認同他們兩個人擁有極為相通的品味)。艾琳喝著酒,帶點微醺的時候覺得他就是他了;他所給予的那份被疼愛的感覺一點都不下於偉業。能找夠到一個可以代替自己某程度缺失的人,是艾琳一直想遇到的事;可是,某天艾琳徹底的酒醒,她就了解到面前的這個人一點都不像他。而這一下的清醒,絕對是偶爾突發的。

「當時的瘋狂戀愛感覺到頭來都是假的。」艾琳沒想到自己在那一段時間裡面竟然可以這樣的欺騙自己。

第二年的夏天過去,偉業還是一樣地沒有出現在她的跟前。她遇上另一個男孩(這個沒穿同一款鞋子),高度和體型跟偉業差不多,卻擁有完全不一樣的興趣。艾琳在開始跟她談戀愛以後,無法抑制地極速沉醉也無可阻止地極速抽離。某一個夜晚,她單方面覺得關係必須崩塌,忽然就不接他的電話;無論電話怎樣的無止境地響徹整個房子。也許他意識到艾琳在逃避他,所以他也選擇離場。可是他的意志一點都不堅定,決定擺脫艾琳影子的他卻從來沒有走開半步(還是應該說他對她的愛其實很堅定)。有時相隔六十天他會給她打電話,有時相隔四個月他會給她發短訊。艾琳永遠不多不少地準確回覆,沒有感情色彩地回覆(一來不想給予他從不存在的希望,二來她對他也沒有任何感情可言)。他一直想見她,當作是朋友也好;可是她從來都不願意。

在某一年的冬天,偉業終於給她搖電話了。見面的時候他們既熟悉又陌生,偉業的外表沒變但態度跟她想像裡頭的完全不是同一回事,她不知道自己在對方心目中有沒有改變,至少她沒有聽他說關係她的評價(而事實是他也沒有在意過艾琳有沒有存在什麼變化)。艾琳一直渴望出現的情節實實呈現的時候,完全沒有跟她回憶有相類似的地方,也沒有任何交疊。她躺在床上聽著那張她認為偉業會喜歡的唱片,卻忽然想起自己曾經愛上過兩個自己確實沒喜歡過的男孩。

這些過去在艾琳的大腦裡已經差不多徹底地消磨掉,她對那兩份完全不一樣卻有共同點的過去大惑不解。每每艾琳遇到困窘的時候都願意第一個跑出來的男孩一直想念他們共同擁有的過去,可是艾琳就連曾經愛過的回憶都差點再記不起來;她就在沒有確實接受到他們的真正的輪廓以前就決定將他們放棄。

然後艾琳雙紅的眼睛把目光停留在那裡它們所能遇到的任何東西之中,淡淡地跟我說,她從跟他那不多不少的對話之中知道,那些她一直丟不下的過去和回憶,偉業曾經做過大大小小沒頭沒腦卻讓她很記得的小事,偉業都徹頭徹尾地完全遺忘。

她心裡的世界就此變空,她認識的他、記住了的他都一下子被壓碎地無法打回原形,一縷煙都不留地消失,不著痕跡。他都根本沒有記住他曾經有多愛她了,他甚至忘了自己的瘋狂,她說。

延伸閱讀:

其他 Les Fleurs du mal 系列

Tags from the stor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