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聽到我喜歡的 “Shiver” Live - Lucy Rose Concert


Peter & Kerry – warm up band for Lucy Rose / Lucy Rose on stage

剛從音樂會回來,今天的 Lucy Rose 讚極了;離場以後我一直沒停哼著她的歌,尤其翻著這句--Tell me if you love someone.

關於音樂會以外的細語

才看了三場的音樂會,就覺得英國這邊真的棒極了。一來,香港的音樂會都不賣酒,對我這種 alcoholic 來說,聽著歌都喝酒就爽極了;因為這些都是種讓你一整個人都可以 fall in love 的音樂會。在香港,九展是場地的話對我來說就是山長水遠;吃飯也來去匆匆,更不要說好好的準備心情。如果在紅館,還可以跟朋友在尖東那邊吃點露天的泰國菜,喝點酒,再去買一些街頭小吃(大家都愛吃牛什)吃著走到紅館(忽然就好想念 Tiff、Katie、Dionee 跟阿 Sam 啊)。

第二,這邊比起歐洲地方來得有點自律(或者是牛津的關係,還是英國人比較內斂一點;這個有待考究),沒有荷蘭或丹麥一樣的瘋狂。雖說丹麥的大學生在街頭音樂節玩得也太盡興,但在英國你會感覺自己很安全;至少,不怕像在荷蘭一樣在高興或非常高興的時候大家都愛拋出手裡的那(膠)杯酒。

Patrick Wolf 的音樂會是在教堂進行的(前文按此),上次看 Daughter 就是在 Oxford Town Hall(前文按此),兩個都是豐富極了的古老建築。這次 Lucy Rose 的音樂會在 O2 舉行,基本上就是那種像九展一樣都是主打用作音樂事務的場地,音效比較起前兩次來得好,不過環境就是很普通的黑房;說得清楚一點(牛津這邊的 O2)更像一個搬空了檯櫈的酒吧。


(: / Lucy’s cutie t-shirt & totebag

關於 Lucy Rose 和 Lucy Rose 音樂會的本身

第一次聽 Lucy Rose 就是聽 “Bike”,然後就是《Like I Used To》(相關舊文)。單單是在 youtube 看她 stage diving 時的突兀姿態就已經樂透半天,她就是這麼讓人感覺不受拘束的一個人。

音樂會的暖場樂團是 Peter  & Kerry,都是清新派系的,不過我自己沒有太大感覺。當中那個男孩蠻趣怪的,說來這裡的時候在的士弄壞了結他帶,所以他就用膠貼和繩臨時造了一條。怪得太好笑,他說這跟真實的結他帶沒大分別,至少在台下看上去沒大分別。

Lucy Rose 出場以後盡是可愛的笑話,蒼蠅飄過都讓我們立即停了整場音樂。「I can’t play with a fly on my head.」,多可愛;她還問:「Is it big?」。同場還有一個第二次看 gig 的九歲小朋友,小朋友說第一次看的是 Jessie J,「Don’t boo her. But that’s really different.」。

Encore 時大家大叫自己喜歡的歌,旁邊的大男孩以全場最大的聲線嗌了句 “Shiver” 贏了。我暗自覺得很爽,我就是最想聽 “Shiver”。配合宇宙無敵最強的團隊,後面那個非常 rock 而且擁有 cello degree 的女生、dreadlocks 低音結他手和很能帶動氣氛的結他男都是超級棒。

伸延閱讀:Lucy Rose Official SiteLucy Rose Facebook Page, Peter & Kerry Official Site

3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