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sterdam October 2013

[荷蘭] 2013/10 再會阿姆斯特丹 4:Enschede 裡的 Van der Poel 和 Dille & Kamille

by

晚上睡到一半,覺得悶熱;想一想是不是暖氣溫度過去,又或是沒開窗所以覺得空氣不流通。結果都不是。某程度上自那次以後我到底有一半時候都是這樣的,吃的過多我都抵受不住。身體感覺怪怪的,卻說不出因由。或者想作嘔,或者覺得心口好悶。結果,我半夜起來還是跑到沐浴裡嘔吐,就像先前幾年的狀況一樣。然後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別天醒來又好好的。

[荷蘭] 2013/10 再會阿姆斯特丹 3:到露天市場吃炸魚、在 V&D 吃慣性午餐

by

睡在二樓的房間,自動調節的暖氣讓房間變得很溫暖,為了不要那麼侷促,我還將窗戶打開透來一點點新鮮空氣。一直懷念荷蘭式的大窗,應該怎麼說呢;這種打橫或豎都可以自由打開的大窗,我覺得一早就要進軍世界各地。沒有什麼比起這種大窗更讓人覺得世界是自由的,你可以推開,可以拉開,可以揭開,各樣各樣以你喜愛的模式詮釋你的一扇窗。

[荷蘭] 2013/10 再會阿姆斯特丹 2:回到 Enschede 那一直沒變自由自在的國度

by

Mr. F 的家仍舊跟從前一樣沒變,大廳裡有張非常溫暖的懷舊大椅,像電動按摩椅模式一樣巨大的的古舊椅子。茶几沒了,客廳變得更大,邊旁的位置擱著上次留下的 ukulele,電腦變細了;那個 magic box 收到安全的地方(大廳左邊的暗門位置)。下機以後花了漫長的時候來乘火車,什麼都沒吃過。

[荷蘭] 2013/10 再會阿姆斯特丹 1:從英國到荷蘭

by

從意大利回來的時候,已經七勞八損;我是屬於那種終於疲勞轟炸自己的那種人。在可以去到盡的時候永遠去到好盡,那是我的本性,也是我暫時對人生的最大堅持。結果在意大利逛盡了所有力氣,回家後整整花掉了三、四、五日終極休息以回復體力。然後不足一星期再起程出發;這趟,是荷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