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2 小黑貓下午散步 以及《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選句

關於村上春樹四度失落諾貝爾文學獎:

2014 諾貝爾文學獎由法國小說家 Patrick Modiano 獲獎,村上春樹落馬。那天晚上我們合上眼討論為什麼村上春樹只能成為最近諾貝爾文學獎最近的一位而不是光環下的一位。或者偏地執著地說,得獎者從來都跟鄉土衝擊、國家邊緣、歷史事件、政治迫害、地利人為配國土分差為背景的作品,尋根的跟世界相連的;而村上春樹呢,我總是覺得他一直探求內在的自我追逐。某程度我喜歡內省,因為那種內挖的真實比較外在的尋找更發人深省。

「是不是打開了不應該打開的蓋子呢?」
「或許暫時是這樣。」她說。「可能會有一段時間的搖晃餘震。不過至少你已經朝向解決之路,向前踏出了一步。這比什麼都重要。就這樣繼續前進的話,我想一定可以找到可以填滿空白的那片正確的拼圖斷片。」「不過那可能要花很長的時間。」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 p.214

關於繞圈子小黑貓:

小黑跟我在街上走著,街太長耐性太少八卦太多;小黑走兩步就扭個大八字蹺足兩圈,你停的時候牠走,你走的時候牠停。跟牠小散步陪牠玩玩,一點都不容易。小黑不像街頭的傻強,不是那種任意躺街任你玩的小貓;我只好趁牠看太陽耀得耀眼,嚷牠陪我們走走。前幾天看英國的電視節目,講解貓咪日常。原來貓咪只是對人類喵喵,牠們之間只會咕咕叫。尾巴舉起是示好,也是貓與貓之間的 hello。尾巴末處最尖端一截擺動是證明好放鬆以及好 happ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