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號風球後,從香港機場出發飛德國漢堡的轉機流水帳

現在是德國漢堡時間晚上 9 時 23 分,身體好累有點睏卻不想睡。數數手指現在大概香港半夜三時左右,平日的我在這個時間也不過還是在輾轉反側胡思亂想無法入睡吧,大家沒看出來我整整兩星期沒怎麼睡才算厲害。

十號風球風雨狂歡,從搬荷蘭的八號風球、搬英國的九號風球直到今次的十號,命運總是給人挑上最可怕的日子。最後隨著八號換成三號,市面回復狀態,我們召喚了兩噸半的大的士,那非常健談細心的司機安全的將我們送到離境大堂。因為刮大風航班大量延誤和停飛,結果再提早 4 小時抵達人流滿瀉的香港國際機場 (好不容易易找到吃東西的位置)。

雖然在解除風球後再出發,所以在路上沒有遇上狂風亂飆的情況。但原訂 00:35 起飛的航班卻因為天氣狀態不穩而在機場滑翔了接近一小時才成功起飛。升空期間還超搖超晃,整架超大噸的雙層飛機搖得叫人心跳加速,我還心想到底這是不是我遇上最晃的一次,也非常負能量的想著到底會不會出意外 (那絕對可以讓你想像到那種晃動的程度)。

機程為 8小時 + 4小時(等待) + 7 小時 真是叫人感到寂寞難耐。無奈是香港到漢堡機場沒辦法直飛,要不選 Amsterdam,要不選 Frankfurt;在我無意見的情況下最終選定的是 Emirates 在杜拜換乘。直到讀到舊文才知道已經乘搭過 Emirates 了,雖然我毫無印象。機場超活躍的,就算是在清晨時份;過海關的部分還很瞬速,唯一要嫌棄的是咖啡店的人龍真是超長。本來我想吃 Paul 啊,可是還是屈服佔地較大位置較多的 Starbucks (還吃了超甜的方形冬甩)。

結果,與上次無異的是在 Emirates 整整看了四套電影 (《Carrie Pilby》、《Arrival》、《Colossal》以及《The Dinner》),其餘時間完整安好的睡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