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d The Perfect Sea View: 香港灣仔Assaggio Trattoria Italiana

朋友 D 在附近上班,下午時份跟他吃飯,已經來過這裡幾次。在灣仔 Art Centre 的餐廳我只吃過這所;Assaggio 在六樓,午餐時先訂坐會有比較好的位置,餐廳裝修不錯,寬敞自在,和諧的 mahogany 木色給人感覺很舒服。

Rock Out with Ray-Ban: Ray Ban Raw Sounds

剛剛星期四的晚上我們幾個興致勃勃的到了 LKF Tower 看 Ray Ban Raw Sounds 音樂會!在 New York 的一場已經風起雲湧不得了,接著來的是 London 和香港;是次表演的樂隊分別來自五個單元,包括 Tom Vek, Best Coast, Mona, Au Revoir Simone 和國內的 Carsick Cars,五個新樂團向前 The Smiths 結他手 Johnny Marr 合作致敬。 Oh my! 我完全沒想到會在 Ray Ban Raw Sounds 看到方大同呢。Ray Ban Raw Sounds 的確是熱血沸騰的啦,那天看 Swing Goodbye Forever 的時候 Sam 還跟我說如果可以站著聽音樂就 perfect 到不得了,然後我們就在紅館一直的站著搖擺。這次的 Ray Ban Raw Sounds…

[香港][銅鑼灣] 懷舊 steak house: 法式牛扒屋 W’s Entrecote

一直聽說這裡有很好的法國麵包,那天路過銅鑼灣,yb 就說要來試試我口中常說的那所聽說不錯的西餐廳。

以為那是法國餐廳,來到後才發現那是所香港版本的法式餐廳;感覺就像是那種近似新寧餐廳(Sunning Restaurant)的那種懷舊地方。一直聽說這裡有很好的法包,結果有點失望了;麵包有點很普通,不好不壞,就是很普通吧。

每當路過那裡的時候

跟 K 從一個地方游到另一個地方,從做硬件的採購談到那個愛海的愛情故事;生命的每刻都好像在瞬間流走。生命一幕幕的在你的眼前,一點一點地略過。或者這晚在銅鑼灣某個店某個點想到了誰曾出現在你過去的生活。跟你演對手戲的人一個一個的出現,然後一個又一個的離去;這場戲誰和誰演了多久、演過什麼,都不緊要,最重要的是從頭到尾只有你是主角。 和幾個朋友到了 Fiat & Abarth Showroom Opening 的開幕派對,showroom 落在銅鑼灣的 Leighton Center;眼前是鮮黃色極搶眼的 695 Tributo Ferrari。

謝謝你扶住了我的靈魂

那天我一個人回來香港,迎接新的工作,新的生活,新的挑戰。拋開了把我困住了的那三個小時的火程,放棄了每天可以賴在家裡不事生產懶懶行買花看花喝咖啡吃雪糕寫寫字為生的生活。把工作從 freelance/part time 的形式換成 full time 的模式,跳過的是一個重要的心理關口;一來是我喜歡這個行業,二來我覺得這種生活應該很適合我而且會很快樂;更多得的是,別人對我的信任,相信我能夠勝任。 沒錯的是回來以後,生活改變了不少;不單是跟在荷蘭的時候很大分別,也跟從前在香港時的很不一樣。有時候會很迷惘,有時候很迷失;靈魂好像一縷煙的飛走,飛到不知道的地方去,心裡好像缺了一塊一樣。隨著面前那朵芬芳的花一直的走,好像都看不到沿途荊棘處處。每天面對的事跟從前的都不一樣,而每天也遇到很多新的人新的事。矛盾的情況太多,心裡的衝突也太多;這些日子誰一直的把我拉住了,誰又一直的把我扶住了。 感激我的身邊有著你,也感激我們沒在大家身邊的時候大家心裡還一樣的滿足富有。

[香港][尖沙咀] BBQ Lovers: 燒肉牛藏 Yakiniku Gyukura

總是吃牛吃得義無反顧。那天走在尖沙咀,忽然有種很想要吃日式燒肉的感覺。記得 Psck 和 ry 都說伊呂波的價錢和食物沒成正比;打開手機的 openrice.com,胡亂地挑了牛藏。iSquare 在我心目中是個過於低調的商場,給我一種什麼都沒有的感覺。心底裡生怕在這裡吃飯會有中伏的可能,卻沒想到在這裡 7/F 的牛藏給我一個截然不同的感覺。

[香港][銅鑼灣] Great Burger in Town: Burgeroom

從來都沒有特別的衝動要去吃 burger,因為裡面的蔬菜、蕃茄和青瓜通常叫我為之卻步。把不吃的通通挑出來;有時候吃到一半又放棄了,因為要是 burger 做得不好吃的話真的可能很難吃。在香港,唯有這裡的 burger 叫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回頭再吃。永遠有著 juicy 又豐富的內涵;無論是漢堡扒或是炸蠔都保留很鮮甜的肉汁,加上好吃的醬料;yummy。

近況 20111106

星期五的夜晚,幾個人團在我的家;吃新鮮的點心,吃薯片、看電視、喝啤酒。女生在喝青島,男生帶來紅酒;紅酒就用我家裡的幾只膠杯盛載吧。總是這樣的。某次開香檳,我們還樂得用紙杯;即用即棄似乎成為了我那個什麼都沒有的家的最佳代表。三時多了,或者我有點醉,這一晚睡得很好。 星期六的夜晚,換了幾個人團在哥哥的家;「陪你放榜」是我們的主旨。高興快樂了一個夜晚,吃著那個很遲才送來的 KFC,「H-H-牌」是我這個夜晚最記得的東西。 星期日,好像兩個月沒有停下來的樣子;今天終於在家裡躺了一天。在這個花了一個半月 renew 的家,在新的長茶几上、坐在地下的地毯上好好的亂翻一下網誌、亂七八糟的網上流撻;讓大腦和身心都休息一下。 家裡的沙發終於回歸了最正常的面貌,暫時還沒有多餘的東西閣在上面;雖然以我亂糟糟的性格不消一會沙發便無可奈何的被打回原形,現在就盡量維持盡情享受吧。 十一月六日(選舉日)對於我的兩個好朋友來說都是一個重要的大日子-雖然我不是選民(遺憾我竟然不是選民)-;SB 和 JC,你們對地區工作的努力總會得到認同和支持,繼續加油吧!希望這晚收到大家的好消息。 – Happy Indian meal. – Cheez naan. – I love mango lassi. PH: my favourite Indian restaurant.

泰昌蛋撻 Since 1954

有時走得天昏地暗還想加點正能量,總會不其然大叫:好肚餓。最近,TS 跟 EK 都跟我說:認識那麼多女生之中,都沒看過像你這般吃得。 沒什麼的,中學時期,我已經跟一大群同學到 W 的家,一個晚上吃了三碗白飯。對了吧,或者我總是為了慾望而不顧身體的那種人;說減肥卻戒不掉吃;像金魚,永遠不知道自己已經太飽。 然而,每次踏足香港,總有幾款小食特別情有獨鍾多飽也要吃;說到首位,一定是蛋撻。某次在中環,為了吃蛋撻走到了懷舊的星巴克卻只有咖啡蛋撻-雖然一樣很滿足-。這次,從 IFC 走到擺花街,千里迢迢到了泰昌(卻發現泰昌已經今非昔比)。新鮮出爐熱呼呼的,成就了一個只需幾塊錢的超級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