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 Baudelaire 波特萊爾

波特萊爾,你的男人與海

by

總是有意無意的想到了波特萊爾。 親愛的波特萊爾,你到底是個怎樣的人。我總知道在我幻想中的世界跟真實的有著很大的差別。我總是在想,我們腦袋裡有一個怎樣的想法,而這個想法跟世界上的真實有沒有共通的地方其實一點都不重要。或者我們執著地對世界有著執見,但起碼我們相信自己。我忽然想起了《Midnight in Paris》,世界的那個角落可以找到通往過去的通路?親愛的波特萊爾,那個在一百五十年前的世界的你到底有著怎樣的生活。如果我抓得住那時間通路上的繩子,你那頹靡又荒涼的文字裡能容得下我這種普通又蒼白的女子嗎。 L’Homme et la mer Homme libre, toujours tu chériras la mer! La mer est ton miroir; tu contemples ton âme…

[Life] 碎語 # 20120512 – 很少人懂詩

by

-我說我只不過是想找個騎樓或是露台,把雙腿擱在桌面,半躺於太陽或是月亮之下;雙眼放空。快樂不快樂都躲在那個讓你無拘無束躺臥的地方。找點音樂,找個寬敞自在的地方。 -「很少人看詩 很少人得知擁抱時怎創作接近詩意的手勢很少人懂詩 很少人情癡」-《詩人的情人》,很少人懂詩。 -我想我要到 Cimetière du Montparnasse,尋找一個個不能再真實出現的人物。徘徊在黃金時代的邊緣,我們只好一直向前找,找住那僅僅被留下的一些;尋找以另一個模式存活的。Henri Matisse 為 Charles Baudelaire 《惡之花》畫的封面,Charles Baudelaire 如何被 Allen Poe 一點點的啟發。「我的靈魂在芬芳中飄蕩,猶如他人的靈魂飄在音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