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入住藝術旅館 Arte Luise Kunsthotel

上次在柏林是住在動物園的那一邊(按此去看上次的酒店介紹文),這回去 mitte 中心地區方便需要出席研討會的 dr yellowbean。

這趟柏林的短旅行所住的酒店是由工作方面單位推薦清單裡面選擇的,前題除了跟是與開會的地方相當接近,就是他們說這裡的設計非常搞笑可愛。以藝術酒店自居的 Arte Luise Kunsthotel(按此看房價)單單是在大堂裡面就有這只非常 singature 的馬鼻作為歡迎的吉祥物。

 

Arte Luise Kunsthotel 與火車站相隔只有八到十分鐘左右的腳程。這裡最可愛的地方是每間房間都由不同的藝術家設計佈置,整個大宅連同後花園分共設幾種房型:包括單、雙人房間以及私人浴室和共用浴室四種;大宅裡面的老樓梯好看極了。

 

我們這次所住的是以柯德莉夏萍為題材的房間,算是在浮誇裡面最簡約的一款(我倒希望獲得更加簡約的那間房)。說到其他誇張的設計,更是有有大玩夜光 LED 燈、或是飛天馬的房間。各個房間裡面都有介紹這個房子設計的書本讓你了解你所身處的佈置的靈感來源,入住那一間都是驚喜。

這個地區的夜晚算是比較寧靜,因為不是處於大街位置,所以不會在半夜聽到喝醉的少年男女狂歡路過的聲音。彼鄰鐵路站,偶爾會聽到鐵路駛過的聲音,我個人來說覺得 OK 沒問題,音量亦不足夠把我吵醒;一覺睡到天光就是了。

___________________
Arte Luise Kunsthotel按此看房價
地址:Luisenstr. 19, Mitte, 10117 Berlin, Germany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來,吃一點恐懼(1)

故事就沉在石灘海邊的一角,沒有再被鹽水覆蓋。一直沒有被蠶食所以沒有改變、一直沒有得到關注所以再沒有什麼特別、沒有目光沒有焦點所以一直慢慢的化為石灘的微細部分,逐步逐步的向世界的另一端前進。 走回家的路到底怎樣走過,陸琳根本不清楚。那個時候雪下很大,地面都結為一塊一塊有點厚度的白雪片,堆在路的兩旁。火腿把陸琳揪著前進,也許陸琳只記得這些。其實陸琳不是不願意離開那個派對,只是她竟然一動也不動的躺在約翰的沙發上。火腿問她:「我們回家去了,好不好?」陸琳只懂得搖頭,因為陸琳知道自己根本連走動的本能也失去。然後事隔多久呢,也許是三十分鐘吧(火腿說那已經是一小時之後的事,但陸琳覺得時間不比三十分鐘多),火腿再問她:回家去了好不好。陸琳點頭。其實,陸琳已經分不清楚自己想不想回家;陸琳的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就是什麼都別要想。無論是簡單如這樣的問題,陸琳也懶得回答,陸琳的大腦已經不想發動任何需要能量的運轉。「那你為什麼不動?」其實,陸琳很想對他說她的身體已經不能再動了,只是陸琳根本沒有把話說出來。 不知道過程是怎樣,但陸琳清楚火腿把她拉到大廳外邊的衣帽間,再跟所有人道別。火腿給陸琳圍上圍巾,把外套掛在陸琳的身上,不知怎樣的把陸琳的腳放到鞋的裡面。他們每個都走出來跟陸琳說再見。陸琳好像聽見瑪格麗特問她覺得怎麼了,再隱隱約約聽到火腿對他們說:「the effects are kicking in.」 電梯只需要落下一層,走出大廈後的記憶陸琳似乎完全失去。下一個片段就是躺在自己的睡床上。陸琳記得火腿把她的化妝卸去(陸琳想事情應該是這樣發生的了吧),脫掉了她的鞋子,好像還給她那只她喜歡抱著睡的小寶(那只藍色在 IKEA 買的玩偶)。蓋上被,給她洗了個臉,著她去睡。 陸琳根本再記不起自己到底是怎樣走過下大雪的零晨……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