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希望我一直擁有這份 go for it 的勇氣

我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在繁忙的香港乘車時我在想。的士司機說:「請你在過海以後你帶點路?」,「不好意思,我不懂啊!」「找朋友啊?不緊要,我可以問人。」他搖了通電話,對答幾句,說是不上橋,拐過麥當勞,路口左轉,下車時他給我一點折扣,說應該是這裡,小心下車。

下車後,我還沒想到自己到底是個怎樣的人,我自己都不清楚。

認識我遇十年的男生常說:「你很極端」。我很極端;要保持中庸和平衡,對我來說著實總是有點難以負荷。巨蟹座的人缺乏安全感,將自己感情暴露無遺,投資大膽沒理風險;踏上滿地破銅爛鐵荊棘處處,釘子窩在腳掌血流不止痛了哭了仍然站在那裡。沒有後悔不後悔,因為再來一次也會同樣選擇;好聽一點就是這種人太過忠於那秒衝動和那個實誠無異的自己,難聽點說就是硬頸。

「一次這樣是不幸,兩次這樣就是你笨。」或者我就是甘心情願笨的那種人。世界和規則不應該是一個枷鎖,我總是鄙棄那種所謂框架和局限;經一事長一智與其抑壓自己的慾望,倒不如忠於自己做自己喜歡的事。卓韻芝那天說:有人說藝術家愚笨,因為他們好像總是在做無聊事不務正業;而其實有些人每天上班一直做不喜歡的事;那藝術家笨什麼?他們只不過在做他們喜歡做的事。

沒有理所當然的一套道理和尺度,好吃的不好吃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種定義。聰明和衝動,我只願不顧一切地追隨後者;要是我不能 go for it,要是我的理智如此的把心裡的火撲滅,我還憑什麼高呼我還是我。要是火都熄滅了,怎麼好了。

任由任性把自己底線褪到萬里以外,損耗了應有的能量卻起碼給自己羸上一個光環。一直只求 follow my heart,追逐真實的自己。應該和不應該對我來說太世俗,又或者是我過份任性吧;可是,我們憑什麼質疑自己?我們並不需要質疑自己。我從來都是魔鬼,任由感情通向心裡最深的地方;我是魔鬼,我只要靈魂,只要屬於自我的靈魂。沒有誰有資格對誰說教,沒有人能道出任何真理。We can never judge the lives of others,我對自己沒有要求,我只希望我一直擁有這份 go for it 的勇氣。

Ph: Barcelona, Spain Summer 2010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德國|2018夏令時間沒打招呼就來,強風下在漢堡吃飯糰三文治!

經歷漫長的晝夜苦等冬天過去,半年後再度可以在日光之下吃晚飯。
Read More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