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 (Alfred Hitchcock, 1960)

昨晚即興來了一個半夜深宵電影欣賞會,窩著一起躺沙發看 Hitchcock。已經不是第一次看 Psycho(對相於 Psycho 我反而更記得中文譯名:《觸目驚心》),應該這樣說,我從來沒有完整地看過 Psycho,只是像看費里尼一樣不斷地看過無數零碎;而那些無法整合的片段一直印在腦海,卻無法完璧。

完整地從開場的字幕完完全全的看到落幕。觸動我的畫面從開始到結尾都只不過是開首的第一幕。那場 lunchtime affair 談過的對白對我來說就是整合了故事的內在重心,那段拿著熱情 sandwich 的對答,也一直牽繫故事核心。腦海中揮之不去的不是怎樣的精神病患,也不是怎樣的驚慄情節和畫面;我似乎將注意力都加重於人們內心的交差爭持之中。怎樣的似是而非,怎樣的口不對心,怎樣的真假莫辨;一切都沒有正式的、確切的界線。一秒前和一秒後可以扭轉所有心境;誰是誰,誰又怎樣待誰,怎樣看誰,怎麼可能得出答案。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退後

只要你一直的走來,你便會知道走過了的路總是無法回頭。從一個地方走到另一個地方,豐富了的五官和細胞總記住了某種溫度和質感;不是說你要撕下那副臭皮囊你就能脫下那份臭皮囊。以為褪去那層表皮只是隨便不過的事,以為一切就像抹掉櫃頭的那沫塵埃一樣簡單;可是,那對只能往前的雙腿又怎麼能給你退後呢。 Ph: 銀座梅林 Tonkatsu Ginza Bairin, IFC Mall, Central, Hong Kong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1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