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 / 吃食] 台北慢活 04:必須預訂或排隊輪候火鍋新貴「無老鍋」

未出發出台北前,有很多熱心網友(真的很多謝大家的窩心指示)推廣不同吃點和好玩熱點。「無老鍋」是其中一個香港人必到 check point 之一(其二就是「上引水產」,不過我沒有太大興趣);在「無老鍋」門外認識了幾個台灣朋友也給我們介紹了「無老鍋」的由來。他們說無老鍋是由台灣火鍋老大「鼎王」延新出來的新品牌,後來在香港吃飯時 LYT 說起鼎王、無老鍋之外還有另一個我忘了名字的火鍋王者(LYT 說是「老四川」)。

我們沒有預約,因為旅行總是說不定時間(早上時間或是下午茶時段去吃似乎比較容易 walk-in 有位置);後來有一晚我們忽然好想吃火鍋,就過來踫踫運氣(大概有一成的坐位留給 walk-in 的客人),我們竟幸運地遇上預約沒來的多出的位置,就立即可以吃了。

我們到的是新生店,一棟幾層,位置非常寬敞,空間感和私人度都讓大家覺得特別舒服。傳統的中式風格配合新式的裝潢,感覺低調奢華。他們有自助現料區(基本上火鍋本身已經很夠味,用不上),也有我最喜歡的白飯配合。

檯上送的配茶是人蔘茶,由於我不喜歡人蓼的味道所以沒喝。湯底選擇有三種,包括日本冰淇淋豆腐鍋(可抽走人蔘)、膠原蛋白美顏鍋以及無老長生辣白鍋;全部都是養生美顏之選(鍋底價格以人頭計算,鴛鴦相配鍋剛多加 NT180)。


日本冰淇淋豆腐鍋的重點是冰淇淋豆腐!看起來是個小小的豆腐,下火後約十分鐘左右就可以撈起來吃(在鍋裡轉的時候就小心別要踫壞它)。

十分鐘後冰淇淋豆腐鍋就會變成這個模樣,吃起來的口感像 mousse,軟綿綿的在口裡慢慢溶化,超喜歡。


旁邊有四壺高湯讓你除時加入鍋中,侍應小姐還非常細心的會走過來問問是否需要下有味湯水調會濃度。



無老鍋
http://www.wulao.com.tw/
地址:台北市中正區新生南路一段 124 號 / 台北市公益路二段74號
電話: (02) 33225529 / +886 4 2319 1158
營業時間:上午十一時到零晨四時

View Larger Map

延伸閱讀:

  1. [台北 / 吃食] 台北慢活 01:第一天 桃園機場 / 台北車站 / 中山區 (福大蒸餃館 & 米朗琪咖啡館 Melange Cafe) / 東區 / 師大夜市 [台北 / 吃食] 台北慢活 Instagram Diary #01
  2. [台北 / 吃食] 台北慢活 02:台北南站老房子咖啡店:2條通‧綠島小夜曲
  3. [台北 / 手信] 台北慢活 03:食品手信全集 微熱山莊、【基隆】李製餅家鳳梨酥、李儀奶油太陽餅、江記華隆豬肉紙和老天祿滷味
  4. [台北 / 吃食] 台北慢活 04:必須預訂或排隊輪候火鍋新貴「無老鍋」
  5. [台北 / 吃食 / 景點] 台北慢活 05:中山區前吃早餐 + 台北人超強推薦《霞海城皇廟》
  6. [台北 / 吃食] 台北慢活 06:朋友仔感情再天真亦是我永遠也會愛惜的人|西門町
  7. [台北 / 北投] 台北慢活 07:是你不是你|北投(臺北市立圖書館 / 三二行館溫泉)
  8. [台北 / 吃食] 台北慢活 08:超好吃的「林東芳牛肉麵」
  9. [台北 / 吃食] 台北慢活 09:不是合拍,卻有默契;算是不賴的關係吧|台北東區咖啡店 StayReal Cafe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Les Fleurs du mal” - 006 我們都不過是普通人

這些年來你都被這樣不上不下的關係弄得粉身碎骨,心裡下了一場一千多天沒停止過的大雨;沖走了心裡所有能帶出反應的份子,卻沒有帶走滴答心裡的回憶。那個不明白你的人,離開了你的生活。你感到悲哀,卻沒有有能力挽救(或沒有挽救的可能)。你慢慢發現生活只是一面不完全的鏡子,你拼了命去找尋你想要看到的東西;徒勞,卻無功。你明白世界的運作,就像年紀小的時候你尋找你心愛的鉛筆一樣,拼上了所有幹勁和力氣,都無法在未知的角落把它找出來;然而,在你決定放棄,不再糾纏的時候;它總是靜靜的在某個地方守候著你。 為了跟從不可靠的理論,你在宇宙裡裝作一顆毫不在意結果的細沙,浸泡在茫茫的深海之中,下沉也好上浮也好;都不介意。你清楚,只要你再不執著於一點,那一點就會出現。你翻開每個書架裡的每一本書,你呼吸每個角落的氧氣;你拼了命的放棄,使勁的放棄;裝作若無其事,裝成沒相干的樣子。你裝作粉碎了所有渴望,你落力嘗試尋找消極對抗的辦法。 然後,你踫上了許多許多人;你妄想只要你在想念別人,他就會想念你。可是,他都沒有。然後,你想起他跟你說過,覺得悲傷的時候記得要去找他。可是,你也懂得,這些說話都像發黃就掉了葉子;被大風吹倒了的以後誰都不願意拾起。你拿著話筒抖動著那撥號的勇氣,你覺得你就連說想念的資格都一早掉了。 他都記不起你了;所以,你就連表達自己的勇氣都失去了。 只有在半夢半醒的時候,你拿著喝不完的酒哼著一首首不熟識的歌。你想要誰批准你擁有掛念的資格,你想要誰來告訴你一個可行的辦法。擠在堵塞的道路前妄想可以有跨過的可能,那怕就是一千零一次的機會;你都不想錯過,再不想錯過。你就是想尋找可以擺脫命運捉弄你的正確途徑;你偶爾再看到卞之琳;你都不求什麼,你只願意有天能裝飾明月的夢。現實的抑制太多,你以為你可以利用醉酒的感覺跟寂寞當歌。 然後某天雨停了,發現圍場倒了。推倒了的城堡就是推倒了的城堡,在敗壞的瓦礫之根本就沒有拯救重生的可能(至少,你的一雙手沒有)。你以為壓抑著你的想念,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能裝得出一副冷漠;你以為這副冷漠可以換來一絲希祈。可是你要找的人都沒注視你,浸沒了紅海沒有打通一條讓你走回去的道路。 最終你發現,你想拯救被你推倒的城堡,他想救活他親手推倒的另一個。我們都不過是普通人;你在樓上裝作冷漠的看他,他只顧橋上裝成若無其事的看風景。 Source of Inspiration:《斷章》、《百年孤寂》 延伸閱讀: “L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