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vieu 博客專欄:“Les Fleurs du mal” - 002 差一點

總有過一些時候,以為白色 t-shirt 就是白色 t-shirt;白色 t-shirt 嘛,就是隨街可見,你你我我都擁有的白色 t-shirt 吧。慢慢長大,才發現同樣是白色 t-shirt 卻可有差天之別;所謂的丁點不一樣,也不就是讓成件事完全不再一樣的爆發點麼。

你的領口比我的寬一點;女生穿的比較男生穿的領口開得低。深長或是窄細,圓領或是杏領。又或是 t-shirt 的長短闊窄比例,袖子的長度和角度,併合的方式,車線的顏色和質地,胸口的袋子或是衫腳的分岔都影響 t-shirt 的外觀。棉的成份質地會影響衣服的厚薄,全棉的還是滲有其他物料,是用棉線筒織還是用棉布裁成;不同剪裁帶來不同效果。世界上還附上不同程度的白,具光澤的白,帶灰的白;讓人感到嚴峻的白,蒼茫的白,矯枉過正的白,輕盈的白。

差一點就是差一點,無論那是眼裡不能擦覺的毫克;都無可厚非的成為了影響整體的一個小岔開。

或者就是你的步伐比我的大一點,我走得不夠密;我那手錶快了一點,你錯過了一點。抱怨或許多了點、態度懶散了點、把愛情低估了點、沒把對方看徹點。大家相識晚了一點,可以愛的時候就少了一點。或者,我們都不夠再努力,沒有互相抓緊。結果,人生往往就在差一點和錯過了之間糾結;緣和份就在噗通一聲裡消失了。情況就像我錯過了你遠渡而來的一通電話,錯過了就是錯過了;或者心裡還是一直繞著,可是抱著期待去活著還是回不去的。

往後的日子,就要捉得緊一點,愛得深一點。因為我們太懂得,在這個世界裡,差一點就是差一點。

(原文先刊於 vvieu.com
延伸閱讀:
“Les Fleurs du mal” 系列短文

Advertise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只記得他那晚說了這個

A 長途拔涉地從一個地方走到另一個地方,走過了水點會滴下來的大街小巷,橫過了長馬路;左右盡是不太遵守交通規則的人,雖然他們沒有把 A 推倒。走到一所很久沒到過的老餐廳,那裡還是跟從前老樣子。已經很久沒有到過這裡了,只是這裡好像什麼都沒有改變。A 跟多少個男生到過這裡呢?踏入這所老餐廳,A 想起一直記得的事。 侍應舉著手把 A 帶到在水吧邊旁的卡位。就是這張檯,A 想起了一些從來沒有想起過的事。A 在這所餐廳坐過了不少位置,左邊的、右邊的,六人的大檯,十人的,或是窗邊的,裝修前的,裝修後的。不知道在多久以前(應該兩年了吧),A 跟他來到這裡坐在這張檯。那天好像是假日(或是普通日子的夜晚),這裡滿滿是人,他們隨便點了一個普通的套餐。已經記不起吃什麼了(而其實 A 明白自己在兩年後應該還是點吃同一款晚餐),也記不起兩人談過什麼(是談大家認識前的小事吧)。想不起什麼,想起的只有他那滿滿質疑的樣子,他質疑為怎麼有人會在餐廳裡生事。...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