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vieu

Vvieu 博客專欄:“Les Fleurs du mal” - 004 你再不會是他的天使以後 你都把自己變成腐敗的魔鬼

by

這裡太陽熾熱旺盛,世界裡滿是熱鬧的光景;可是你說你的內心總擠不出半點光明。你內心的狀態是按照他的意識來斷定;依附著他的靈魂,被蠶食鯨吞的卻是你自己;像無力自存的藤,靠別人滋潤才得長成果實。自從他告訴你,你再不會是他的天使以後;你都把自己變成腐敗的魔鬼。

Vvieu 博客專欄:“Les Fleurs du mal” - 003 愛情像咖啡 而你是蝴蝶

by

應該如何取寫,你的愛,或是不愛。這種問題從來簡單,答案也只有兩款。可笑是世界裡的困擾太重,考慮的事情太多,選擇的時間過久;燦爛的愛情都被毀了。兩個相愛的人或者還可以說永遠,可是等待卻有限期。秋刀魚會變壞,鮮奶會酸臭結塊,就連罐頭也會過期;世界還憑什麼說永遠。 一杯剛調好的咖啡,香氣傳到鼻子,溫熱卻不燙,帶著未知的苦澀和餘韻;是種剛剛好的關係。從陌生到踫上,我都相信已經花光我們之間能連得上的運氣。難得我魯莽的性格讓你覺得可笑可愛,而我卻如此喜歡你因小事而執著。你會裝鬼臉把我嚇怕,卻會一直保護我;你是個會在我跌倒以後先取笑我再把我扶起的種類,卻不曾離棄我。那時候我們不怕花費時間聊無聊的事,說過去、說成長;說著各自曾經走過那條大道。說那只貓那頭狗,說那首喜歡的歌;話題無窮無盡不著邊際。俏俏任時光流走,天黑了都不要睡。如此直接的將光陰花到對方身上,都是種無形的認定。 只是我的膽怯讓我不願意承認這一切,因為我害怕關係一單明確了就會開始腐朽敗壞;咖啡攪拌了就回不去當初的樣子。我了解世界裡的事情通常都是這樣通俗地上演,關係到了高峰就會被毀。我容忍自己怯懦地逃避,遠離;你默默地靜候,我卻想盡辦法放棄。或者就是懦弱的人無法說永遠;我任由自己的膽怯傷害你。而寂寞就像幽暗沉實的夜空,用龐大的宇宙將你打倒。而我一直只夠勇氣遠遠看著那杯剛調好的咖啡的,妄想只要不踫它,那層淺薄的油脂便能將香氣和味道保持到永遠。 奈何你的努力就此白費,所以你唯有裝成一只善忘的蝴蝶;繼續在你的世界裡飛舞。你尋找想要依附的花,尋找一朵比一朵美好的花。你總不能被我所帶來的怪風吹倒,你總不能被這種疾速打敗而擱淺在路邊經歷一次又一次的輾斃。 蝴蝶也許不會飛得很高,卻可以飛得很遠。在再看不到你的世界裡,我默默記住我們之間的約定。我奢望那杯咖啡永遠擱置在那裡不踫就好了;而實情是你比我還清楚這個世界,你太了解咖啡不喝待涼了就會變得好酸好酸。飛翔從來都不困難,你都做到了;最難的部分是遺忘,而這些,就留給我吧。 (原文先刊於 vvieu.com) 延伸閱讀: “Les Fleurs du mal” 系列短文

Vvieu 博客專欄:“Les Fleurs du mal” - 002 差一點

by

總有過一些時候,以為白色 t-shirt 就是白色 t-shirt;白色 t-shirt 嘛,就是隨街可見,你你我我都擁有的白色 t-shirt 吧。慢慢長大,才發現同樣是白色 t-shirt 卻可有差天之別;所謂的丁點不一樣,也不就是讓成件事完全不再一樣的爆發點麼。 你的領口比我的寬一點;女生穿的比較男生穿的領口開得低。深長或是窄細,圓領或是杏領。又或是 t-shirt 的長短闊窄比例,袖子的長度和角度,併合的方式,車線的顏色和質地,胸口的袋子或是衫腳的分岔都影響 t-shirt 的外觀。棉的成份質地會影響衣服的厚薄,全棉的還是滲有其他物料,是用棉線筒織還是用棉布裁成;不同剪裁帶來不同效果。世界上還附上不同程度的白,具光澤的白,帶灰的白;讓人感到嚴峻的白,蒼茫的白,矯枉過正的白,輕盈的白。 差一點就是差一點,無論那是眼裡不能擦覺的毫克;都無可厚非的成為了影響整體的一個小岔開。 或者就是你的步伐比我的大一點,我走得不夠密;我那手錶快了一點,你錯過了一點。抱怨或許多了點、態度懶散了點、把愛情低估了點、沒把對方看徹點。大家相識晚了一點,可以愛的時候就少了一點。或者,我們都不夠再努力,沒有互相抓緊。結果,人生往往就在差一點和錯過了之間糾結;緣和份就在噗通一聲裡消失了。情況就像我錯過了你遠渡而來的一通電話,錯過了就是錯過了;或者心裡還是一直繞著,可是抱著期待去活著還是回不去的。 往後的日子,就要捉得緊一點,愛得深一點。因為我們太懂得,在這個世界裡,差一點就是差一點。 (原文先刊於 vvieu.com) 延伸閱讀: “Les Fleurs du mal” 系列短文

Vvieu 博客文章:雙城計劃 - 我的夏天(編號001)

by

Hi Agy, 夏天,在我心裡似乎就像個沒能忘了的舊情人。在寒冷的時候想念他的溫暖,在抖震的時候想要他的臂彎;卻不能立即回到他的身邊。 當我還在跟他一起的時候,總讓我覺得世界太黏太稠。背負了一堆無法消去的汗珠,額角一直冒汗。臉上的水珠差點要滴下來了,就連基本的化妝也保不住;愛的感覺像身體裡的水份一樣在流走,慢慢的流走。潮溼的香港,夏天根本毫不可愛。互相手拉手,走到每個角落,互相追逐彼此的心;而我只覺得濕漉漉一樣黏稠的手一點都不好愛。愈當他的愛愈熾熱,我便更不知所措。只想開動家裡那頭像猛虎一樣的抽濕機,抽乾所有過於滋養的水份。 我偷偷愛慕著冬天,懷念那種涼快動人的溫度。我忽然覺得掉了葉的橾樹很美,只剩下乾枝的姿態讓線條更加明顯。葉子落子,樹幹仍不屈不撓的站著在原地,毫不動容。他堅決而自主,絲毫不被外間所動搖。或者他讓乾涸的空氣了解了路邊的每朵小花;或者他有時會割斷了偶然劃破天空那只牽著風爭的線,像個壞的小孩,在作惡。而這種姿態卻讓我更了解他的冷漠;誰不喜歡壞男孩,誰不。 在我來到了倫敦以後,世界的改變似乎讓我對事情的認識有另一種體會;我確切的明白到,那個我所懷念的舊情人已經徹底地失去。所謂的夏天在倫敦只不過像個二十度的香港深秋;十幾公里強的風刮過來讓我覺得太陽再不火燙熾熱;拳心已經無辦法再流出往日的汗水。溫度沒像以前一樣持續在三十多求的高峰;夏天的模式已經在我的世界徹底的改變。 而我呢,我卻一直在懷念那種讓人覺得討厭的炎熱與濕度。可笑的是,就算我如何地想當一個回憶舊時的濫情者,如何費著勁去尋找,我都再抓不住我心裡的那個夏天了。 你的 Sophia Ch. (謝謝 Agy 和 Agy 的朋友,現在我正為 Vvieu.com 寫博客文章,而這是我跟可愛的 Agy 合作的兩地 “雙城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