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vieu 博客專欄:“Les Fleurs du mal” - 001 一刻鬆懈

有時,我們都承認我們對已經得到的東西太大意。如愛情。就算犯不著你去奮身保護,也要你用心去經營;否則,你一下子不留神,心頭晃了一下,就流走了,跑掉了。

這幾個月來,在牛津總是有人喜歡把我截停,指著手腕位置,查問鐘數。每一次都讓我感覺很奇怪,我手裡沒手錶,怎麼會跑過來問我。他們或者是騎著單車走過書卷青年,或者是個推著嬰兒車再拖著個小男孩的媽媽;都是本地人,沒一個像賊。雖然感到奇怪,但人在異地警備心就自然調低。

處事太大意是導致失敗其中一個主要原因。看著本來完好的事泡湯,本來安穩的愛情擱淺;只不過因為我們太大意。給別人報個時,做個好心是很簡單的事;只不過,誰會想到你的心向外到處逛的時候有什麼在俏俏失去。就像你在外邊到處獵奇,總會分散你的專注。

挪威男孩上星期到葡萄牙里斯本公幹,天氣太好,吃飯後就在咖啡店吹吹涼風抽抽煙。忽然路邊來了幾個商品推廣員,遊說他買太陽眼鏡和帽子。歐洲人性格比較熱情,跟陌生人也可以聊得天南地北。結果,就在那些人在東拉西扯給他展示帽子和眼鏡的時候,他的背包整個就被偷了。證件、錢包、平板電腦、筆記簿什麼都失去了。

或者他們都不是迷暈黨,也不是詐騙集團;沒有讓人傷亡慘重。可是,那些本來屬於你的東西;在你左顧右盼東張西望一不留神的時候就被別人全都拿走了。或者你曾經擁有的愛情就像挪威男孩的證件和錢包,一刻的鬆懈換來的是一輩子的再見。

而你的後悔,卻不是一個可以把它們追回來的辦法。

(除了合寫的 “雙城計劃”,也開始寫自己小文章,起了一個欄目:“Les Fleurs du mal”;原文先刊於 vvieu.com

延伸閱讀:
“Les Fleurs du mal” 系列短文

Tags from the story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