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飛鳥又或是無以名狀的手影


只靠一雙手得到的快樂,以一雙手抓得住的快樂。

還記得小時候,就在燈光之下,月光之下,睡覺以前,又或是發呆以後;就舉高雙手,找一個滿意的角度,糊亂地舞動,裝模作樣地找點姿勢,以雙手扮成飛鳥,或是無以名狀的東西。毋須額外的工具,全憑自己一個人,也可以玩的小遊戲。


Hand Shadows by Lara Mendes, Portugal. I like them very much.

Advertise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玻璃杯打翻的以後:

它們支離破碎的模樣平躺 六十度的溫水向四方八面的流開 我 嘗試 以膠紙貼起細碎 小塊 剌進 指尖 血流下來 我讓它們留在地上 以它們的姿態 留在地上...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