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慕尼黑 CHAPTER 4(Munich, Germany)慕尼黑 Marienplatz

走到 Marienplatz,我想,這應該是慕尼黑的市中心吧。這裡是個熱鬧的地方,像我一樣的旅客很多,很多賣藝的人,畫畫的、表演音樂的、賣藝的,什麼都有。我沒有一個個的細心看,只是他們的認真和專業,比起在西班牙看到的好得太多了。我記得有一個堆沙的藝術家,也有一個表演雜技的人,看了連鋼琴也搬到街上去的樂團。我們都在問啊,這是什麼類型的 street music 啊,真真確確連鋼琴都搬出來了,他們真的很認真對待他們喜愛的東西和欣賞他們的人。還有一個是玩鋼片琴的,他每只手拿著兩支敲擊棒,一次過就敲打著四支,完全是超班的演出。

– everybody show your talent

說沒有為旅行準備是假的,因為最後還是列印了一張 google maps。我還是不能放心在完全不知道怎樣回酒店的地方走動,google maps 是唯一的方指示。由於真的沒有為出發作好準備,吃的東西都是隨便挑選的,也沒有很認真的搜索。情況最壞的時候就在旅遊區的大地的露天 cafe 吃過了很差的東西(稍後詳談),其他的事也完全安好的發生,沒有 plan 的旅行完來也真的很精彩。慕尼黑的天氣一直很好,在陽光底下無論走得如何的沒章法也是快樂的吧。

– the only map I have is google maps.


– Sculptures in Marienplatz
在 München 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吃 pretzel;我人生的第一個 pretzel 就給了 Rischart,貪它是在德國很普遍的連鎖店,就很想試試德國人常吃的味道。Rischart 是非常的人頭湧湧,我真的不能想像這種情況下一天到底可以賣出幾多幾多個 pretzel。在這裡 pretzel 的 size 有大有小,因為大大的 pratzel 難找,所以第一個就是買了這個像頭爐一樣大的啊。這個大大的 pretzel 才 2.95 歐羅,完全是吃幾口可以放到袋裡去肚餓再拿出來吃過的類型,而且我很喜歡上面的粗鹽啊。

– eating pretzel greedily.

– 14 October 2010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來,吃一點恐懼(7)

反而是無辦法接觸的真實會叫你神暈顛倒,對於在乎不在乎,世人似乎都將目光注視到看不到的事物之上。結果,總是沒有花開結果的愛情才叫你把心割開淌著血的跑出去;而得到的呢,也許只能留守在家裡裝作一片細水長流。 陸琳把杯裡的橙汁都喝完,約翰女朋友著她去再拿一杯;陸琳搖搖頭便就把那個朱古力鬆餅一口放到口裡。由於上次吃的根本就如茶點店裡的朱古力蛋糕一樣好吃,陸琳想都沒想就把蛋糕往口裡塞。 好難吃。陸琳差點要把蛋糕都吐出來。但她沒有。「就是安妮知道自己喜歡才再做一次的,我又怎能想要吐出來就吐出來呢。」「只是那陣怪異的草青味和草臭,怎能叫人好好的吃下去。」陸琳腦袋裡跳出了魔鬼與天使,她只有一秒鐘來決定自己的取向。這裡根本就沒有可以讓她將蛋糕吐出的地方,同時為了安妮的一片苦心;陸琳就決定要將蛋糕往口裡塞。裝住了一臉正常的陸琳跑到了餐檯,以最快的速度倒了一杯橙汁,將那塞住在口裡的蛋糕伴住橙汁吃下去。與其說是伴住蛋糕來吃,不如說是把塞住了的蛋糕灌進去。 灌進去的一剎那差點都要吐了,只好要空出來的一只手繼續把橙汁倒到杯子。整件事情就像吞那種大藥丸的一樣,閉上眼睛,心無雜念;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將口裡的東西送到肚子就可以。 「是平日十倍的份量!」絕對是真實的吧。本來是個以大麻點綴的朱古力蛋糕,現在吃下去的變成了以朱古力點綴的大麻。小時候聽過一個說法,就是一個人總不能在不喝水的情況之下於一分鐘內吃下一塊方包;那個時候上中學,有一個早上陸琳就刻意買來白麵包當旱餐,跳字手錶跳啊跳啊跳,口乾得不得了,就算是小林尊的速度往口裡塞,只有六十秒的時間還真的不能完全吃掉麵包。遇上這個 space cake,陸琳回到這種感覺。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1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