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國學德文,終於下定決心報名上學去!

就這樣的已經回來漢堡三星期。早在四月的時候,已經拿下心意要在夏季報讀德語班。帶著政府給的信件、住址證明書(其實並不需要)、旅遊證件上的 visa 簽證前往報名。所謂政府給的信件的意思是一張到埗德國申請戶口登記的時候順帶給我的一張紙,意思是德國政府需要我在年半內完成德語課程,而對於這個年半的規限下的得益是,學費是正常收費的一半。

2018-iamsy-jun-hamburg-barmbek-12

可以報讀德國的語言學校在漢堡也有相當多的選擇,在我預定的理想時間八月開班並且在我預想地區上課的學校至少有三個。我先根據 google 上面的評價刪走分數最低的一個,再以在學環境和地理位置等的因由選出心儀的學校,課程預定在八月中旬開始,一共 600 小時。報名的地方(Barmbek)並不等同上課地點(Sternschanze),準備出發華沙前特地空出一個下午,希望可以先把報名手續辦好。

在報名處的小姐是個跟我差不多大的德國妹子,坐下來就先用德國問我名字作為打招呼和測試。她給我的小冊子是最常見的德語班,以個半月為單位的課程,共六組;可是課程地點和課程的節奏都不是我所預期。她所提及的和我在網頁裡面看到的在班次、時間和地點上都不一樣。後來她意識到我心目中想要報的課程——因為尚未開放報名——並不在她手中。原來這種以 25 日左右為一組的「快班」(以她的說法)並不是常設班,每日課時比普通德語班多出一或兩小時,報班要求是擁有某種教育程度或專業人士。歸根究底我也是先想嘗試快班,始終在沒有上過普通班的情況的對比之下到底也沒有辦法分不快還是慢。帶來傲驕的心態決定入讀快班,期望在快班的催谷裡面更能鞭策出成長動力;加上,萬一趕不上進度還可以退回去普通班,但普通班就沒有追上快班的條件,相對就沒那麼自由。

2018-iamsy-jun-hamburg-barmbek-022018-iamsy-jun-hamburg-barmbek-03

報名以後在 Museum der Arbeit 勞動博物館午餐。博物館餐廳從館內向外伸延到小巷,室內位置空無一人,但外邊的小巷已經差不多客滿;從穿工衣的工人到穿著訓文的上班族和拿著行山仗的戶外運動人士都是坐上客。甜薯蘿蔔湯如所我常在德國喝到的一樣都是蓉狀,單是喝湯已經有飽腹感。我一邊喝德國可樂一邊等待主菜,牛肉卷和薯仔因為侍應生忙碌的關係很晚才送上來。

藍天空美麗得像油畫,反照之下紅磚牆彷彿是一棟棟低層建築模型。勞動博物館館身是 New York Hamburg Rubber Company 漢堡像膠公司的舊址,建築本身亦為歐洲工業文化遺產,裡面據說展覽這 150 年來的勞工發展和歷史。我們略略在外邊向河邊走,注意到那些除了已經有百半年以上的建築群外,空地的位置更擺放很多相當大型的舊式工業用具。

2018-iamsy-jun-hamburg-barmbek-14

_____________________
Museum der Arbeit

地址:Wiesendamm 3 Hamburg, Germany
https://www.facebook.com/MuseumderArbeit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說到底,我只想回去

或者,我時常來凋零的角落尋求改變。而且,我覺得那是必須要的。正如,我常常不太落魄地認為,只有灰色的真實才感給予或滿足抒發的必要。或者你根本都不明白,也許我自己都不明白。但就只有由衷的洗滌自己的心靈與內在,才可以抹去那份沾回來的塵埃。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1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