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搭日記|A Afternoon in Flower Market:旺角花墟

穿搭日記 OUTFIT DETAILS:TOPSHOP White Ribbed Top, Max & Co. Navy Skirt, Ted Baker EMMA Large circle clasp leather tote bag, Max & Co. Necklace, Dr. Martens Shoes (same here)

今天的 outfit 用上三個顏色來處理,選紅白藍因為那是最基本簡約的穩當組合;而深藍和酒紅色比較沉穩,是最好入門的顏色。由於全部都是單色的 items,所以百褶裙的 layers、包包的壓紋和上衣的質地都是突出質感的好辦法吧。



在香港,比較難找的花都可以在 Armani/Fiori 或是 agnès b. FLEURISTE 找到;但要逛 flower market 的墟冚場面,還是需要在旺角花墟才能遇上。雖然沒有 Columbia Road Flower Market (link here) 一樣好逛,但也算是什麼都有的大型鮮花市集。

花墟花店很多,要買植物、花奔、盆景、盆栽甚至乎梨樹之類都通通可以在這裡找到。如果是節日或是假日,這裡更是人山人海水泄不通。花店和盆栽店以兩條平行的小街構成,繞圈圈地逛就最好不過。還可以隨時隨地跟那裡的姐姐聊天,養花的心得很多時候都在空聊的時候問出來的。我在這裡遇上過的所有姐姐都是熱情又開朗,問題愈來答案愈詳盡;心得這回事他們完全不介意跟大家分享。


我們獨愛荷蘭來的花束,因為我的養花習慣都是在荷蘭的那些年培養出來。他們對自己鮮花優美的自豪感完全不是裝出來,也是由於他們真的對鮮花和花的質素非常執著才會養得美得叫人瘋狂的各種花奔。而我自己比較偏愛有多綠葉陪襯的花種,看起來有種心廣神怡的感覺。


同一花種,不同來源地的演化也會有完全不一樣的表現。國內來的品種相對地比較便宜,但花朵上完完全全有肉眼能擦覺的分別。不過同樣地,花的新鮮指數也很影響花朵本身的表現。如果吃完下仟茶才慢條斯理的跑去花墟的話,好看又新鮮的花朵很多時候已經 all gone。


我試過勉強買下全花墟裡能找到最新鮮的繡球花(因為我到達的時候已經是傍晚,好看又健康的已經賣得七七八八),鮮花的生命是有限的,回家後你怎樣愛惜它也無辦法補救。現在的我還會是勸勸自己退而求其次而不要因為太喜歡而執著或是勉強(除了買花,人生很多遇上的很多事情也應該這樣處理吧)。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Life] 碎語 #20120424 – 現在經已是二十一世紀

夏天就是食軟雪糕!好味好味好味道!Thanks HB :) 新聞剛報導一個捐贈器官的案例。月初,一個三十一歲不幸遇上車禍的女士送院後證實腦杆死亡,死者丈夫遵從死者意願將器官捐出;一對眼角膜、一個心臟,兩邊肝和腎,一共救活了六個陌生人。新聞發佈會中看到了那個六十歲收到了半邊腎非常感欣的女士,那個沒十歲得到了半邊肝的小朋友。那個男人強忍眼淚說,希望他的妻子可以遺愛人間。 生命其實很脆弱,不過只要有愛便可以把路走得很遠。 關於法國總統選舉:Nicolas Sarkozy(薩爾科齊)因為奢華的生活被指過份揮霍,被稱為 President Bling-Bling,另一對白 Francois Hollande(奧朗德)因為衣不稱身的西裝和肥胖的身形而被稱為 Monsieur Creme...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