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不能解決的耳悶問題

拖了很久,終於肯去看醫生;四款藥,一款藥水。醫生說,也許香港太潮濕,不適合我(的耳朵)。這種事情沒有辦法,吃點藥,應該會好一點;可是耳悶(我自己安的名字)的感覺還是會回來,他說:沒辦法。

長大了,已經很接受一些沒辦法處理的事(雖然還是會執著,但勉強還是很接受)。小時候總是很想要解決的方法,現在耳朵的事由一月回香港開始,拖到三月回荷蘭都沒理;五月回來,又一直拖到現在。耐力也很高,也算是很能撐了吧。要知道世界上沒辦法處理的事和無辦法面對的難題也實在太多;學懂接受,一切便好了。這種開放式的結局也是一種最好。

Advertise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眼睛發炎戒口期間按捺不住要吃煎炸的衝動:病人也要吃 Triple O’s

眼睛腫痛發紅與我糾纏了狠狠一個星期(說真點應該是兩個月)。偏執的人覺得吃藥了還沒好,等待到眼科醫生以前決定要吃最帶刺激性的薯條和漢堡。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