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不能解決的耳悶問題

拖了很久,終於肯去看醫生;四款藥,一款藥水。醫生說,也許香港太潮濕,不適合我(的耳朵)。這種事情沒有辦法,吃點藥,應該會好一點;可是耳悶(我自己安的名字)的感覺還是會回來,他說:沒辦法。

長大了,已經很接受一些沒辦法處理的事(雖然還是會執著,但勉強還是很接受)。小時候總是很想要解決的方法,現在耳朵的事由一月回香港開始,拖到三月回荷蘭都沒理;五月回來,又一直拖到現在。耐力也很高,也算是很能撐了吧。要知道世界上沒辦法處理的事和無辦法面對的難題也實在太多;學懂接受,一切便好了。這種開放式的結局也是一種最好。

Advertise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Chloé Spring Summer 2013 & 60th Anniversary Collection

Chloé Spring Summer 2013 & 60th Anniversary Collection 帶來的是以白色為主導的風格,春季蕩漾裡一片溫柔的白色總是讓人心花怒放。一直以來,Chloé 最讓我最注目深刻的是他們那些既時尚又耐配的鞋履,無論是厚或的 wedges 款式或是...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