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特衛普(5)-情感靠一寸寸的風景來彌補 / March 2011


Leaving Castle Het Seen.

旅行的人到底是不是為了完備一個新的自己,撕下最當前的一個外表,擲去外邊的那個膠囊,讓自己煥然一新。無論褪去了什麼,誰卻仍然只能夠成為誰。古蹟就在我前面,老舊的石地也在自己的腳下;風景換了,眼裡的能見度和範圍闊窄永遠不變。我看到了新的畫面,而舊有的某些卻也未必一樣仍然存在。成長只是一場場的蛻;把喜歡的東西都加到自己的生命裡,不為意下掉低某些。

情感靠一寸寸的風景來彌補,夜幕的撕裂卻總會在晚飯後被填補。我會在宏偉之下哭泣,我要用腳尖來撫平無盡的白雲。要是我只能懦弱地找個人結伴看風景,我但願永遠找到你在旁擋太陽。


Uma-Bus

I was here.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星期六聽聽歌:Passenger 最新正能量大碟《Whispers》

有些動人的聲音,總會秒殺我的靈魂;我發覺得特別喜歡聽某一類人聲,帶點啞啞的感覺,總會讓我覺得很甜(然後另一發現就是我很少喜歡聽女生唱歌)。第一次聽《Let Her Go》的時候,我的靈魂就隨即飄走了。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這把聲音到底來自一個怎樣的個體。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