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走進香港國際藝術展 ART HK 2012(2)

預先走進 ARTHK12 的好處是人流少,好讓你慢慢的左穿右插翻來覆去;而壞處則是有些角落還沒有準備妥當。還好的是喜歡的東西都能讓你駐足觀看,走得近近的呆在前面。 以真實相片和繒畫結合,畫在報紙上的作品。 放進了比考樽口大的球體。 是艾未未的瓷製西瓜。那個時候艾未未做了二十個差不多一樣的假西瓜,這就是其中一個。如果還記得,Comme des Garcons 2009 的 Thanks to Ai Wei Wei t-shirt。 在小箱子中的未來士兵。 另一個艾未未的作品。圍繞的是汶川大地震的受害者,結合了官方文獻和死者名單的作品。 伸延閱讀:走進香港國際藝術展 ART HK 2012(1)

[Art] 走進香港國際藝術展 ART HK 2012(1)

才第一次真正踏足 ART HK,覺得自己真的 outdated 了。原來已經是第五屆,表面上走走笛笛的有幾個年頭不在香港,著實自己是個文化沙漠,五年來也沒有甫走進去翻過一轉。Hong Kong Internetional Art Fair(ARTHK)身為亞洲最大至的藝術展,主要展出的都是比較新派、當代的藝術品。在會議展覽中心的會場有不少名氣不差的作品;當中包括 POP ART 大師 Andy Warhol,不過大部分都是二十人世紀(尤其是 2011、2012 近一兩年)的新品創作。 對我來說,新派的作品對我沒有太多化學作用;不是不喜歡,只是未能帶動我的情緒。似乎,我還是喜歡舊派。或者我心目中的舊派還沒算得上是完完全全的舊派;我只不過是喜歡十九世紀,或是甚至是幾百年前的世紀畫作。橫衝直撞的在 art fair 亂走幾圈,preview 的人流不多,看得也自在。這裡的是以 gallery(也有以雜誌為分隔的)的型式來參展,一個個畫廊的劃分,你大可以拿著酒,跟三五知己聊著逛;比博物館自由自在得多。 這就是 art fair 與 museum 的不同之處,只是我喜歡將它們拿來比較。 基於是按 gallery 來畫分,所以沒有博物館一樣的統一,也沒有出處的介紹創作的原因之類的描述;也沒有博物館一樣的整理。不過也當然,按 gallery 擺放,也別有一番風味。每個畫廊也有自己的一套風格,不同地區不同國家不同雜誌不同畫廊也對藝術品有不同的審美觀;也好證明世界的切割面也真的有很多。 除了簡單平面的畫作以外,會場當中也有不用立體的裝飾藝術品,也有以音樂為主的、短片的、加入電腦動畫元素的應有盡有。 Opening Day: Wednesday 16 May 14:00 – 17:00 Collectors’ Preview (By Invitation Only) 17:00 – 21:00 Vernissage (By Invitation or Pre-booked Tickets Only) General Opening:…

[Life] 碎語 # 20120515 – 你懂變魔術麼?

-Don’t forget Edward :) @Lai Kwai Fong, Hong Kong -「有些事情應該轉身就追的時候你沒有追,結果可以是差天共地。」-The Double Life of Véronique. -其實我並沒有看完《兩生花》。由於我耳朵內的 endolymph 使我變得太敏感,拿著手機在車裡看電影對我來說是困難事。我我一直無法充份利用這百無聊懶的時間,只好讓意識在漫無目的地浮游,最終降落在意料之外的溝渠上。 -「有些事情已經不是像那種訓導主任可以解決的問題。」我說,世界裡有太多只能「就這樣吧」的事情。不是說要屈服於什麼,只是面對某些事情,你能控制的已經沒有更多。縱然不想承認,不過或者這其實就是對命運屈服的一種。 -是自我欺騙或者是心甘情願,但局外人又能做到什麼。我們都太清楚有些事只不過是一宗簡單的案例。世界裡重複類似的實在太多;要醒的話不用你說也會醒過來,要是沉迷了,又如何憑三言兩語叫你從夢裡剖出真實。 -就像找個地方安置打印機的一樣,「你懂變魔術麼?」

[Life] 是時候見面了

和我喜歡的兩個小女人小聚,似乎覺得世界怎樣轉也沒有跑離得我們很遠。怎樣看她們還是我腦海裡的兩個人,吃的、笑吃、壞的、爛的、語無倫次的、走火入魔的,無論說什麼也是一樣;甚至乎坐著沒說話也是一樣的舒舒服服。世界是老樣子的,仍然一樣地轉。我的心情還是那個時候在大學對面村的茶餐廳的時候一樣,你們也一樣。 無論 newyork cheese cake 與你的 waffles 跟那幾支啤酒配合不配合,又或是小杯子裡面的 martini 跟那個小杯子是不是斷然是兩個世界的事;世界卻將數年前的故事和人物角色在此重組一片。可惜的是這個地方跟我目中有點落差;太平山街、四方街和荷里活道這一帶理應不是這樣的;這種裝出來的氣派有點不太搭調,也無辦法裝出那種氣氛。 悠悠然的音樂飄過耳朵,讓結他把弄皺了神經安撫;Tim & Tjoe Guitar Duo at JAVA JAVA。

「世界上最偉大的愛,是原諒。」

政治意識零分如我,其實是不應該插咀說什麼特首選舉。所謂我們這種八十後就是被指為最熱衷在 facebook 按 share 的一輩;或者是我太過冷漠,沒有按下任何一個 like 或者一個 share,整場選戰在我面前只像一套愈鬧愈大的大戲。一張張關係於各大後特首選人或是現任特首的改圖,無論是前者的感情缺失又或是後者貪污的可能,香港人的確極具創意;我最喜歡給今早蘋果日報登出的一張「私子生下」 ,我給它 101 分。 昨天,朋友給我介紹了一個新朋友。這種年紀,忽然踫上的都是你意料之外的人。身邊的人每個都有一技之長或是比你優勝或是吸引你的地方,這次踫到的是在唐英年競選辦中工作的人,我倒是真心的覺得 interesting。聽了很少很少的花邊,他口中那個才剛剛有點火的人;我還是暗暗的在心裡偏幫著。 早在一開始,我就偏向喜歡唐英年。許多人說他比較笨,但其實無論是別人心目中的龍或是你心目中的豬,也似乎沒有改變的我想法。如果他有能力組織一個好的班子為他做事,如果他擁有 leadership 使人真心替他做事;小聰明不小聰明,其實又有什麼重要。有時候我們都太明白,賺錢賺得很多的 boss 也並不如一個使你真心團結的 leader。 對於唐英年,他能有資格將一個像唐郭妤淺這麼好的一個女人留在自己的背後已經件很了不起的事。是為什麼令一個女人能這麼的偉大和愛護另一個人,我相信總是有她自己的原因。 深振英呢?我在中環文華對外踫上過他一次,非常友善。我不是不喜歡他,只是(或者是我重口味的性格),焦點都被唐英年搶走了。 是誰錯誰對我都不願意給予批評及指控,也許這個時候我還沒有一點普羅大眾的感情來討厭一個人是一件叫人感到怪異的事;不過,我真的套不上半點負面情感。憎恨和討厭永遠都不是能使你高興的事;人誰無過?如果浪子回頭的話,我說實真的相信金不換。 唐郭妤淺說,如果一切重來,她也會再嫁唐英年。我看電視新聞也看得差點要哭,for better or for worse 婚姻就是無論如何也會共同面對。這一代的我們都把感情和婚姻都看得太兒嬉了,還有幾多人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或者我偏向支持唐生,其實都只不過是太欣賞他能得到一個這個強硬而不倒的女人。 這個女人還說了一句,「世界上最偉大的愛,是原諒。」

[香港][銅鑼灣] 咖啡小轉角:18 grams

嫌天后太遠,沒到 C’est la B 便在銅鑼灣喝杯飯後咖啡便走到 18 grams。一如心目中所想,18 grams 不是所很大的咖啡店,只能容納十人左右。咖啡店很 cozy,比一般的咖啡店收得晚一點,9pm。那晚八時,店內有一名顧客,也陸續有來喝咖啡的人。我們坐下來喝杯 last order 的咖啡,咖啡不過不失,但門口那張木檯著實不錯。 18 grams TEL: 2893 8988 ADD: Shop C, G/F, Hoi To Court, 15 Cannon Street, Causeway Bay, Hong Kong 銅鑼灣景隆街15號海都大廈地下C舖

我只想那些美好的光景可以在路過的時候被勾勒起一點

每次跑到 Broadway Cinematheque 百老匯電影中心,就要走到美都餐室吃東西。那是鐵一般的定律,是我的個人定律。沒事無聊都總會走到美都餐室,從旺角一路走來,為的只是一個焗排骨/豬扒飯。「飯不是特別好吃」,其實我的只不過是舊冰室;也是吃一路走來的那段道路與過程。

香港|嘗試擁有最多 直到不行 最近都喜歡到 C’est la B 吃甜點

最近都喜歡到 C’est la B 吃甜點。以我「重複直到不能」的性格,找到喜歡的東西就立即翻炒再翻炒。C’est la B 裡面的 Heaven Can Wait 是我終極的最愛,雖然這個有焦糖的 panna cotta 都好吃,只是三重朱古力太-好-吃-了。C’est la B 的招乎很好,餅師還逐一詳細介紹不同款式的蛋糕。 「持續直到生厭」似乎我人生裡沒既定但常規性的習慣,愛吃的東西多吃一點,直到不能。起碼我嘗試擁有最多,直到不行;總好比事過境遷的時候伸手挽回只有浪花而不見真身。 C’est la B TEL: 2806 8168 ADD: Shop 3, G/F, 110-114 Tung Lo Wan Road, Tai Hang, Hong Kong / 香港大坑銅鑼灣道110-114號地下3號舖

溏心蛋之選:銅鑼灣 MIST 創作麵工房

青年的時候沒有覺得排除等吃飯是麻煩事,那時年少無知,不知道一寸光陰一寸金。現在長大了,很清楚人生苦短;已經沒辦法把時間容下傷心和憂慮。等待,太痛苦了;要不是很渴望,還是離開更好。 到銅鑼灣吃飯我永遠選擇七時前內座,八時多便跑去吃蛋糕或甜品,避開人流,提前入座,早吃飯還真的健康一點。Jan 給我推介 MIST 創作麵工房,預先 remind 我一次那是所味濃的拉麵店,麵做得好吃,而且乎合不用等的條件。 在銅鑼灣新會道的 MIST,店鋪比我預想的小一點,不過 cozy 舒適;西式設計的店面卻是所吃拉麵店的專門店。自從森住康二勝出拉麵比賽後 MIST 拉麵店即時聲名大噪,進駐香港後一樣將麥味濃和麵質滑的拉麵帶來香港。 看到 menu 才知道原來前幾天聽說過那所推出拉麵壽司的就是 MIST;點了鹽味拉麵(附一塊叉燒)加糖溏心蛋和叉燒,YB 吃了豬骨湯麵(附兩件角煮)加叉燒、糖溏心蛋和燒海苔。我們一致喜歡這裡的溏心蛋,麵的份量對於女生來說也不多不少剛剛好;除了有點點味濃之外,也是好吃之選。 MIST 創作麵工房 ADD: G/F, 4 Sun Wui Road, Causeway Bay, Hong Kong 銅鑼灣新會道4號地下 TEL: 2881 5006 http://www.mist.com.hk 

[香港][中環] 在 CASA 吃一頓私房菜

我喜歡這裡! CASA 位於中環區,既是香港的心臟地帶卻沒有蘭桂芳一樣的喧囂;位置處於比較僻靜的 Rednaxela Terrace(列拿士地台),是條燈光昏暗的小街巷。 食材新鮮,份量妥當;選用的餐具和家品別具用心,好看又精緻。那晚吃的是 Land & Sea menu,海鮮新鮮甜美好吃;他們的 steak tartar 我也吃得很放心。全晚叫我拍當手掌的是 kahlua orea cheesecake,雖然步入尾聲的時候肚子已經餘下絕對地少的空間,不過甜品對女生來說總是能掏得出別一個胃來盛載;他們的甜品蛋糕超-好-吃。曲奇味道濃郁的雪糕配合軟硬程度剛剛好的芝士餅(我很怕做得生硬的芝士蛋糕),感覺超對。這道甜點完全成為了這頓 private dining 的完美落幕。 第一次在香港吃私房菜就有非常不錯的經驗,謝謝 Jaime 和 Holly 的細心安排。心裡暗暗執著地想:「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何日才有機會再一次找來十幾個人一同到這裡晚餐。」 飯後一同散步到 Yardbird 繼續下半場,超級滿足。 CASA ADD: G/F of ACTS Rednaxela, HONG KONG http://www.casa-acts.hk

關於夏麵館的事

已經很久沒有真正處理相機裡面的相片,電腦裡面的 iPhoto 已經亂七八糟到不行,而我就是已經沒辦法再處理那些手機跟相機的相片,太惱人的分類過程對我來說還是拖得就拖好了。 關於夏麵館,(1) 個人認為 Elements 店的雞絲粉皮醬料做得最好吃,是在香港裡面吃過最好的。(2) 昨天在 Windsor House 店飯後大意地將整個 clutch 留下,十五分鐘後返回現場,他們把完好無缺的袋子歸還給我。常聽說香港人好冷漠,事實證明香港人心地其實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