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城夢魘|寫實得尷尬的現實寫照,最後一刻才知道誰是真兇 (HBO)

Kate Winslet 演得好得無話可說,真實不造作的呈現,less is more 的演技,配合寫寫得叫人尷尬的現實生活寫照,既扣人心弦又讓人回心微笑。兇手是誰這一點沒到最後還真的不知道,好幾次以為自己猜對了還是錯愕收場。雖然裡面的寂寞和心痛會叫人傷心,但非常值得一看。

誰殺了莎拉 2|揭開隱藏兩重人格、兇手認罪、始作佣者卻未知是誰 (Netflix)

《誰殺了莎拉》在市面上擁有超多的討論和評價,多數都對謎一般的『誰是真兇』作出強烈盤旋和猜度。可是我這種麻煩觀眾總是對『非常尷尬的人物選擇和劇情進展』嗤之以鼻,卻又要邊嫌棄邊繼續。

三人要守密,兩人得死去|貪戀幻想美好,輸掉給真實孤寂 (Netflix)

《Behind Her Eyes》登場的時候,我還不過把它當成普通的一部英劇;當時沒想到最後竟然會成日整個半年裡面最喜歡的一套影集。英式黑暗和諷刺比較貼近我的口味,所以習慣性面對英劇會自行加入適量底分。

第二聲響鈴|你獲得第二人生,還會選擇做小天使嗎?(Netflix)

好像好久沒有那麼期待一套劇本的上場,疲情下我能看的都看了一遍,不能看的都勉強看完。雜食 Netflix 的性格下啃了不少硬骨頭,只是沒想到我把喜歡的導演的新作評至中規中矩的一列。喜好真的極其 personal 的事情,隨著《第二聲響鈴》愈打愈高的分數,我反倒是帶點失望離場。

誰殺了莎拉|18年後再復仇,關係錯綜複雜狗血不堪?(Netflix)

在與《貝克街游擊隊》二選一的情況下我選擇這個。另一套是類近福爾摩斯的英劇不是我所好,不如就轉看西班牙的懸疑片。事先聲明我只能給予合格的水平(但女主超漂亮),甚至不會想要推薦別人點開;但我卻是聽到第二季會在五月開播的時候還會想要繼續看,全因為我想知道這麼狗血不堪的奇怪故事會落得一個怎樣的收尾。

分點|翻版德劇 DARK?21年前21學生神秘失蹤 (Netflix)

翻開丹麥片《分點¹》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看過有人說這一部有點像德片《闇》,因此拉高了我的期望線。其次就是剛搬到北歐的我心裡默默的想要接近一下北歐語言的節省起伏和聲調,雖然我的第一部丹麥片《慘雨》在第3季後還是沒有看下去。

今際之國的有栖|水鶏光的人生好難 (Netflix)

《今際之國的有栖》可是說是橫跨我搬家前後上機前下機後都在追看的 Netflix 十二月巨獻。點開後看到劇本把舞台變成空無一人的東京(超驚艷),主角們被迫進入看似相同但只剩下遊戲參加者的世界,為延續生命簽證而參與死亡遊戲。動腦根的闖關故事,為了回家想要揭開謎底抽出幕後真兇也是讓人一直追到底的引力線。

還原人生|離奇兇案後丈夫失蹤,結局兩重轉折 (HBO Max)

一季6集的迷你劇《The Undoing》前五集集集驚人,誰都像兇手的故事每集都像 focus 拉到另一個地方。除了每集偶爾讓我覺得有點慢調子——但只要好看我還是覺得可以接受——我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每個陷阱絆倒了腿,每一秒都被劇情牽住了心情。

超時空通話 (聲命線索)|幻謊者腦洞大開超虐心,彩蛋兩層結局 (Netflix)

用電話連接過去和未來這一招在韓國長拍長有,印象最深刻——也是我首次被迷倒——的是《Signal》(信號);一支穿越的電話,連接兩個時空。幾年後一部《超時空通話》(聲命線索)連接同一屋簷下廿幾年前後的兩個家庭,兩位同為廿八歲、在沒有父親相伴之下與母親共處出現問題的女孩一秒接通,既同病相憐又愛恨交纏。

蝴蝶夢|前任往事陰魂不息,愈比愈痛愈失控 (Netflix)

開場的前半段節奏不錯,一位平凡的秘書隨從,跟隨由 Ann Dowd¹ 飾演的 Mrs. Van Hopper 外地旅行;認識了剛喪偶的 Manderley 莊園男主人,異鄉邂逅的激情在迫切的別離中結合成夫妻。女主平淡的生活突然一躍三級成為了豪華莊園的女主人,可惜大宅的前女主人 Rebecca 的氣息久久未能消散,女主似乎在男主未 ready 的情況下成為了不合時宜的新情人。成為新一任 Mrs. de Winter 的確是飛上枝頭的最大考驗,小女子既賣力又踫釘,愈賣力愈反彈。

第43個秘密|揭開瘡疤接受真相?堆填痛苦不是正確處理方式 (Netflix)

有點後悔在看《第43個秘密》的時候仍然沒讀過 Harlan Coben 的任何一本小說,我猜想自己會比較喜歡文字版本的他。他的上一套《陌生人》半年前在 Netflix 上架,故事的氛圍我很喜歡,只是對結局的平淡有點輕微的失望;所以當我知道《第43個秘密》再襲來 Netflix 的時候,我就按進去候選清單去等。這次我並沒有期望過高,觀看過程反而覺得一切恰到好處。

南極兇案|狠人殺:白天裝好人搞誤導,入夜後逐個殺掉 (劇終) [S1/E5E6] (HBO)

《南極兇案》的結局來了,面對煞科戲有點緊張,因為我終於可以知道誰千里遙遙的山長水遠來到南極殺人了。結局的反轉有種似曾相識,說到底,《南極兇案》的團隊就是西班牙電影《我的家》寫手 David Pastor、Àlex Pastor;那種為求目的不惜一切殺人的故事還是很到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