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First Popcorn Making

我不是die-heart 的爆谷迷,看電影時那可有可無的爆谷總不能影響我的什麼。只是收到 Lomography 送來的 Orville Redenbacher popcorn pack 的時候,心裡卻是異常的雀躍。好像見證爆谷的製作過程都是難能可貴又千載難逢,聽著pop pop 的聲響,彷彿證明了過程比較起結果會帶來更歡愉的喜悅。雖然得到的是未能合乎我們預期的咸味爆谷,但「唔食都玩下啦」始終是我們堅守的玩樂宗旨。

Thanks Lomography!

Advertise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音樂] 星期二,聽聽歌:Regina Spektor、Morrissey 以及 Lou Reed

Regina Spektor – “How“ 不是什麼新歌,也不是什麼年青美女;現年 33 歲的 Regina Spektor 給我的印象就是很愛塗紅色唇膏。第一次聽到了這首 “How” 以後,便久久不能忘記。 Morrissey...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