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發炎戒口期間按捺不住要吃煎炸的衝動:病人也要吃 Triple O’s

眼睛發炎這回事由中秋團年飯後一發不可收拾。家庭醫生說再好不來就要去看專科,給我一張轉介信,紙行兩行字;瞄了一眼,發現這個症狀已經拖了足足兩個月。長話短說,7 月份眼睛發炎便看過一次醫生,吃藥後好轉八成。餘下二成帶點輕輕的紅和腫,我就由它自動消失,只是沒料到一等就兩個月(而我自己都沒想過已經兩個月了)。忽然嚴重起來,我卻就連誘因是什麼都猜不出來。

吃藥接近一星期,就連那種要翻開眼皮來塗的藥膏來塗了;腫塊卻一點都沒消。更由一連幾更墨鏡不離手,變成已經豁出去了素顏面對。專科約好了卻約錯(我到診所時才知道姑娘一不小心幫我約了骨科我也真的無話可說),一拖再拖就到現在還沒有機會看眼科醫生(心裡已經接近崩潰)。我一輩子也沒有試過眼皮腫成現在這種地步(昨晚開始已經大叫好恐怖),兩天感覺到眼皮充得快要爆炸(我消極的只希望它破了有個傷口可能還會希突破性的好轉)。

終於,這一晚我倒戈地覺得自己再撐不下去,一下子心腸硬起來就堅定地要吃漢堡和薯條。戒口接近一星期卻一點都沒好轉的我已經超出痛苦的邊緣,還不吃點讓人心情 up 的東西就對不起自己。腫跨了的眼睛我還是不發照片,把我逗得歡歡喜喜的 Triple O’s 倒是可以拿來分享。

順帶一說,一整星期沒上妝的感覺實在太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