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遊戲機的二三事

我們幾個人已經非常認真地抽籤組隊進行打機遊戲比賽,跟 Jim 一隊先跟 Warren 和英國仔 A 對賽,不懂得打機如我好像只記得中學時期曾幾何時被炒數十球而完全不懂反應。這次對賽叫我認真至極,打機途中粗口橫飛就如跑到旺角大球賽看南華對深水埗一樣;刺激之感猶如自己落場真實比併。睇波唔講粗口唔夾架,這是事實無容置疑。

拿著手制來玩 Winning Eleven 2012,感覺就好像回到小時候的一樣。那個時候看著爸爸玩盜墓者羅拉,又看著他玩我當時超想玩的三國誌(應該是三國誌吧,其實我不知道是什麼)。記得那時,跟爸爸在黃昏的房間裡玩著足球 game(不知道當時的到底是不是 Winning Eleven 啦,其實對於這類的記憶我都不太記得清楚);由於我當時年紀太少,又如何對賽呢;所以,我們兩個只玩十二碼。每次都是我輸的。實情是我們兩個偷看對方的手制,務求先一著看清對方射門方向。最後大家伸手將手制都放到被窩裡面,踢一個摸黑的十二碼。

後來,也許是太想玩那個(心目中的)三國誌;所以長大了以後,跟 yb 描述自己心目中喜歡的遊戲類型從而引伸到我曾經一度沉迷 Wesnoth。

說回這次的首回合 Winning Eleven 2012 對決,我竟然能捱到 0:0 的局面;直到加時再加時,十二碼到即時死亡。最後以 0:0 (4:3) 落敗,啊,還算有個交待了吧(其實沒有!)。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英劇 (Netlifx)|《內政保鏢》(2018):總算談過一場世界將我包圍的愛情

我只能說這種英式的劇本把感情炮製得恰到好處。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