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i’s

生活細碎 以及 明天要讀 T.S. Eliot

by

入秋,原來夏天說長並不長。就在那個愈有很低很低的天空以及流得很快很快的雲的牛津已經進入另一個狀態。現在我習慣將每一雙鞋都用膠袋獨立封好,一只一只活在透明膠袋裡;比較起我媽推薦我用的膠明鞋盒來得更討好,因為以我這個怪怪的人怪怪的心態來說,每只獨立包裝才是最貼合心意的選擇。

#20131101 吃梨的季節,牛津學院裡的季樹和蘋果樹

by

還趁沒天黑就多走幾里路是我給自己內心暗暗唸的口號,不然就會被黑夜和心裡的寂寞打倒。一早就聽說學校的 college 裡長了梨樹和蘋果樹;書記小姐發電郵說可以隨便摘下來吃(回去一看,發現一整地都是熟透了掉下來的水果們),梨子還超過翠好看。

牛津小小節日慶典:Bonn Week

by

周遭都是海報說明週末是 Bonn Week;一連三日有著大大小小不同的慶祝,包括我最喜歡看的民族表演。是小城的格調吧,這種慶祝都不是太型的,躲在與世無爭的一個角落,賣力地自成一角。對比起在大街上的擺賣、雜技或是賣唱的人群;小城自己的事就是它們自己的事,大街上的都是給遊人和旅客的。 但若然要問,從前住的 Enschede 有趣還是現在住的 Oxford 好玩;我會說荷蘭人真的在玩的一面比較擅長。面對他們勞師動眾地慶祝的確就是非同小可的一種,只是小小的節日就有非一般的排場;這都是 Enschede 的特色;這都是跟牛津不一樣的地方。大概這都是學院為主的小城的特色吧,遊戲和讀書並重的地方總不會像開放如此的荷蘭一樣叫人玩得忘我。 不過他們都賣力地將舊有習俗和民族力量呈現人前,搬來了稻草在街頭當長椅;不同年紀的男孩(以及伯伯們)都跳起民族舞蹈。值得一說的是他們的帽子製作超認真,而且每一頂都有不一樣的花朵。超-級-美,我好想擁有啊。 還想說的是,那件 Levi’s 的單寧外套我買了之後實在十分喜歡,牛仔布這回事我深信要多穿才會服從自己的體形,所以我開始了操練它的生活。差不多每天都在穿。在這種十五、六度卻陽光滿滿的天氣就最適合不過。另外,Moo-Moo’s(相關舊文)是我的新寵。基本上每個下午 Moo-Moo’s 都會大排長龍,大家就是要喝它們家的奶昔。我知道愈喝就會長得愈胖,只是美食當前我還是沒有忍口的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