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able quotes for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生命不能承受之輕》米蘭‧昆德拉

「我們追尋的目標總是不為我們所知。一個姑娘渴望結婚渴望別的什麼但對造一切毫無所知,一個小伙子追求名譽卻不懂得名譽為何物。推動我們一切行動的東西卻總是根本不讓我們明了其意義何在。」

「薩賓娜看不起文學,文學作者老是泄漏他們自己或他們朋友的種種內心隱秘。薩賓娜認為,一個放棄了自己私我隱秘的人就等於喪失了一切,而一個自由而且自願放棄它的人必是一個魔鬼。這就是薩賓娜保守著那麼多戀愛秘密但一點兒也不感到難受的原因。相反,這樣做才使她得以生活在真實之中。」

「從那時起,她就認為美是一個叛逆的世界。我們踫到它,只能在迫害者俯瞰著它的什麼地方。美就藏在當局製造的遊行場景之後,我們要找它,就必須要毀掉這一景觀。」

「歐洲人的認識中的美總帶有預先規定的尺度,我們戀是有一種審美的目的和個長遠的計劃。就是這個東西,使西方人花了幾十年去修建哥特底大教堂底文藝復興時芾風格的廣場。紐約的美呢,建立在完全不同的基礎上。它沒有目的,不需要人的設計,就像石筍狀溶洞。它那些醜陋形式是偶然產生的,沒有設計的。在這樣不可思議的外國環境中,它們突然耀出奇異的詩意。」

「她本來想告訴他們,在共產黨當局和法西斯主義的後面,在所有佔領入侵的後面,潛在著更本質更普遍的邪惡,這邪惡的形象就是人們舉著拳頭,眾口一聲喊著同樣的口號的齊步游行。但她知道自己永遠也沒法使別人明白這些,便尷尷尬尬地改變了話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