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生活|漢堡看醫生小記,香港10年不補打疫苗針?

開學前的周末夜裡,特別可以在家裡聽到外邊傳來此起彼落的喧鬧聲;這應該是我們住在大學附近的住宅區裡面最獨有的背景音樂。在這裡還想寫一下這一個月在德國看醫生的兩次(普通科和耳鼻喉科)就診經歷。

上課後一個月後的我出現聲音沙啞的問題,很可能是因為我在說德語的時候不自覺地用上了平日在說廣東話時不會用到的聲帶部分,以致突如其來的聲帶過份操勞。又可能是因為身邊太多女同學導致過著比較瘋狂的聊天(女生們之間的親密感對我來說倒是有點陌生),以及在說到英語時才出現的誇張語氣(我並不清楚為什麼轉了一個語言就換連感嘆和加強語氣詞都完全的一拼換了)所致。最慘烈的初期還會有發音不良的或是走音的時候;我當時心裡覺得苦不堪言。

 

依著比較驚青的個性,我還是選擇立即飛撲就醫。順帶一提,班上同樣沙聲或是征病的同學們都沒有去看醫生的習慣。進食的喉糖和蜜糖好像有點幫忙,但在我沒完全回復本來的聲音的情狀下我就根本無辦法放心。

普通科醫生接受預約,也可以 walk-in;由於普遍醫生一星期只應診四日,下午 4 時後再度會診的醫生忙過不停,我一等就是一個多小時(現在告訴大家不要直接 walk-in 好了)。在等候室要跟其他病人打招呼的情況並沒有出現,醫生直接在候診室接你到診症室、兼握手(不像香港醫生一樣會戴口罩)。在牛津都沒有看過醫生的我一來就拼一個德語醫生(因為比以往活躍的關係過去十二個月我已經大病兩次但都沒看醫生)。醫生問起疫苗注射的事情我都呆住不懂反應。醫生解釋說他們慣例會問及病人疫苗注射的往積,因為德國制度上很多疫苗都為十年補打一次,所以她聽到香港人在十三歲前完成免疫接種計劃後就不需要再打疫苗針的時候實在是有點語窒。除了要我考慮一下要不要像德國人一樣補打一般成人都十年打一次的疫苗,更說不如順便抽血檢驗。

檢查後醫生說我的喉嚨有點發炎但看起來都沒太礙,回去多喝水減少說話多休息,就算正在上語言班也懇請我盡量放鬆。慣例不開藥,但鼻子敏感的部分就把我轉介去耳鼻喉專科。我那天煞的鼻敏感從中學以後本來都少有發作,但鼻子近半年變得不好還是回去看看比較實際。

驗血報告兩日後由醫生親自打電話來確認,身體指數全部都有極佳的表現。醫生以 very very healthy 作結,看耳鼻喉的事往後再寫。關係於德國就診費用的事我完全沒概念,放下保險卡看完醫生就可以走;照道理年尾會收到詳細列明的文件,不過理論上全數都包括在保險金裡面(算是德國其中一個福利優勢吧)。這次的醫生非常有耐性,病歷也在公開給病人看到的情況下紀錄在案,操得流利英語;如果大家不幸的要在漢堡看醫生,可以 PM 我我再給你轉發能操英語的醫生的醫務所位置。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就在 2012 年以前

有種無名以狀的感覺,就在昨天夜晚開始一直的從頭頂流到腳尖。怎麼了,到底是那裡來的感觸,或是那裡來的情感流動;莫名其妙的感到有種不知怎樣才能說清楚的感覺。
Read More

2 Comments

  • 如果沒有買藥的話,是不會有其他帳單的。台灣跟香港一樣也是13歲後就沒有更新疫苗,先前回台被狗咬,在德注射了破傷風(是免費的),德國人有所謂的Impfung Pass (疫苗小黃本) 你可以跟家醫談哪些疫苗要補,但我會建議都補,畢竟我們那麼久沒注射,疫苗都失效啦!

    • 醫生問我香港針卡呢,我說似乎不知道媽媽掉到那裡(她都驚恐得要反眼)。謝謝你,德國朋友都說好注重疫苗針,我立馬去看看Impfung Pas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