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 2013/10 再會阿姆斯特丹 1:從英國到荷蘭

從意大利回來的時候,已經七勞八損;我是屬於那種終於疲勞轟炸自己的那種人。在可以去到盡的時候永遠去到好盡,那是我的本性,也是我暫時對人生的最大堅持。結果在意大利逛盡了所有力氣,回家後整整花掉了三、四、五日終極休息以回復體力。然後不足一星期再起程出發;這趟,是荷蘭。

從 Gatwick Airport 前往荷蘭:

因為地理位置太近了,結果來英國才一年便回去兩次。比起身邊的朋友無限慫恿我應該回一回香港,當然是飛到荷蘭總是比較消耗少一點體能。前往歐洲總是喜歡從 Gatwick 出發,那簡潔的機場我最喜歡不過了。這次在 North Terminal 出發(South Terminal 出發的請按此),雖說沒有 Pret A Manger,也至少有 EAT(還有感覺極為懷舊的迴轉壽司店)。個人來說我比較喜歡 South Terminal,感覺逛得比較舒適自然,面積也好像比較大(不過飛荷蘭總是飛 North Terminal 的吧,好多年前從荷蘭過英國回程的時候已經來過這裡一次,四、五年前的印象跟現在還沒很大差距)。

飛行時間還不到一小時,上機、坐好、留心聽好安全指示、觀察一下身邊的人,飛機就準備降落。

被世界遺棄不可怕,喜歡你(荷蘭)有時還可怕:

跟「地獄黑仔王」同等級數的「旅行終結者」又再出現,短短在米蘭中心大站被全黑的電子板幽了一默以後;到埗荷蘭以後又再遇上嚴峻的問題。直達的高速火車還有無限 wi-fi,本來是個非常好的休息車程;可是,本來直達的火車竟然因為不知明的原因變成要換四班車(還得駁上如地鐵一樣站很密的 sprinter)。

生疏了的荷蘭文聆聽和閱讀能力都差點要我流浪街頭;都說我永遠都不能徹底地得到荷蘭火車的厚愛和優待(那時候花幾小時穿梭大學與住所都算是我人生裡最漫長的經典),每次都總是讓各式各樣的問題將我考起和難倒。唯一沒有讓我很難過的就是車程沒有因此而變得更長(花了三小時!),只是比較折騰。

再次回到 Enschede 的感覺很奇妙,這個沒有很繁榮的小鎮似乎沒有很大改變。下車的時候天已經全黑,小走幾步終於來到 Mr. F 的家。單單開門讓我看到沙發已經足夠感動,漫長又轉折的路程終於完結(就這樣花掉了一整天)。

延伸閱讀: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溏心蛋之選:銅鑼灣 MIST 創作麵工房

青年的時候沒有覺得排除等吃飯是麻煩事,那時年少無知,不知道一寸光陰一寸金。現在長大了,很清楚人生苦短;已經沒辦法把時間容下傷心和憂慮。等待,太痛苦了;要不是很渴望,還是離開更好。 到銅鑼灣吃飯我永遠選擇七時前內座,八時多便跑去吃蛋糕或甜品,避開人流,提前入座,早吃飯還真的健康一點。Jan 給我推介 MIST 創作麵工房,預先 remind 我一次那是所味濃的拉麵店,麵做得好吃,而且乎合不用等的條件。 在銅鑼灣新會道的 MIST,店鋪比我預想的小一點,不過 cozy 舒適;西式設計的店面卻是所吃拉麵店的專門店。自從森住康二勝出拉麵比賽後 MIST...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