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 2013/10 再會阿姆斯特丹 3:到露天市場吃炸魚、在 V&D 吃慣性午餐



睡在二樓的房間,自動調節的暖氣讓房間變得很溫暖,為了不要那麼侷促,我還將窗戶打開透來一點點新鮮空氣。一直懷念荷蘭式的大窗,應該怎麼說呢;這種打橫或豎都可以自由打開的大窗,我覺得一早就要進軍世界各地。沒有什麼比起這種大窗更讓人覺得世界是自由的,你可以推開,可以拉開,可以揭開,各樣各樣以你喜愛的模式詮釋你的一扇窗。

從家裡走出去市中心的路要比我從前住的房子要花費多好幾倍的時間,走路出去的時候總是想著很多不同的事情。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一點一點累積了我的感情。二話不說回到我最常到的地方裡去吃最喜歡的三文治,也特別選定在露天市場開設的那天吃火熱的炸魚塊(超-級-美-味)。食物的味道完全沒變,像瞬間回到過去一樣。

在這裡的小幾天都沒有到什麼特別的地方,也沒有盡力去找從沒踏足過的土地;反而每天都在重複以往慣常的路道,到熟悉的地方買我最喜歡的浴巾,吃最懷念的食物(當然,如果我選擇在聖誕節回來就可以吃一下應節的 oliebol 了)。

再度回來更讓我覺得英國的濕氣也實在太重了,乾爽的地方和抽濕力很強的暖氣都讓人很陶醉。晚上通常疲倦得很易入睡,或者是個嗑了大麻以後嘔吐的夜晚,又或者是個微風送爽的夜晚;都一樣很動人美好。

延伸閱讀: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這個沙漠的後面是什麼地方?

有幾多事情,總是像剪不斷的結尾。我在打雷的晚上總在重複想像一個過去,有些缺口你總想彌補,卻沒可能再一次做到。我們總是在以後趕回做一些過去沒做的事,只是水杯裡的水只會愈來愈少卻不能回去。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明不明白(能不能明白)這個真理。因為我總是徘徊在修復過去的當中,無法抽離。 「這個沙漠的後面是什麼地方?」 「是另外一個沙漠。」 手指打在鍵盤,腦袋卻不其然的走到很遠的地方。手裡的故事一刻一刻的流走,填補不了的空隙都只好由它繼續待在那裡,承受不了的承擔不到的都由它悄悄地跳出框框。 那壺醉生夢死其實並不存在,如果你的手鬆得開,無論沙漠以後是不是沙漠也不再重要。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