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Charlotte Gainsbourg,我來聽你的演唱會。

大概是大學時期,開始懂得裝模作樣的時候覺得自己喜歡的音樂有兩種:一是法式呢喃,一就是 bossa nova。這兩種某程度上都代表兩種不同面向的自己;縱然,那不過都是同一個時期的喜好。關於法語歌曲,我很記得我是比較先留意 Carla Bruni;後來卻因為法語課的老師特別推崇 Serge Gainsbourg,我也漸漸開始落入在當時長髮青春的 Charlotte Gainsbourg 的迷霧之中。

一張舊的《5:55》(2006) 以及一張當時剛推出的《IRM》(2009) 在 iTunes 裡面跑過許多許多遍。後來 Charlotte 沒怎樣唱歌了,我只是巧恰的在某次入場看《Melancholia》(2011) 的時候誤打誤撞看到她的身影。

終於,我等到我人生中的 Charlotte Gainsbourg 的時候已經是 2018,在德國的漢堡。

Opening Act: 來自 North London 的 Sons of Raphael,這次 Charlotte Gainsbourg 巡唱的 warm up band。

二月上旬的時候 facebook 給我送上 Charlotte Gainsbourg 的音樂會 news feed(我也已經忘掉了自己是專頁的粉絲),已經買好機票要來漢堡的 BFF 一口答應說好,我就瞬即買下兩張門票。跟我在英國看過的音樂會無異,劃一票價不設劃位,€30 的票價再加手續費就可以看到 Charlotte Gainsbourg 的現場表演;以填補年少輕狂迷過的偶像,實在划算。在漢堡大學工作的男孩說他剛聽過 Charlotte Gainsbourg 翻唱 Kanye West 的 “Runaway” 也考慮到要入場,不過還是沒有。這讓我更相信,入場的人都是在回味 2009 前後的青蔥歲月的老青年。

Door Open 的時間寫好在 7pm,可是這回我發現德國人也無辦法準時。7:05pm 到場,面前已經有約莫 40 人,在大約只有零度的天氣下我們無辦法肯定面前的 M 字是不是我們要到的 Mojo Club。排隊的情侶給我們確認以後,大家都開始被想要淘得一、兩張門票的人問到會不會有多餘想要出售一早 sold out 的門票。7:30pm 逐一檢查隨身包後進場,我們選定二樓的分層,有坐位的地方(雖然最後還是站了一整個兩小時)。8pm 準時出現 warm up band,出場的是來自英國倫敦的 Sons of Raphael,非常極致的表演,他們兩個最後都躺在地上(我覺得他們很盡力)。後來 8:30pm 一直都沒見 Charlotte 的出現,慢慢場內開始鼓燥,就連我這個半專業粉絲都開始懷疑她到底要大家等到何時的時候她也終於出現(從來演唱會遲出場都是意料中事,不過我以為會連帶 opening act 一併的遲來,並非 warm up 了大家後再用半小時以上來 cool down 回去)。

我以為我等到發霉就一定生氣了的然後,Charlotte 一開聲就怒氣全消。唱完第一首歌後她把把左腳放在琴櫈上面抱住,我立即說:「看!你看法國女人果真好有型!」舞台佈置和燈光效果我給 100分,Charlotte 團隊裡的和音男孩我都給 100分,那個在玩一種好像是電腦 servers 房的設備的男孩我都給 100分,Charlotte 開口說話的時候我都給 100分。她說到要唱 Paul McCartney 寫的 “Songbird in a Cage” 時帶點害羞我都給 100分。縱然場館內的氣氛都沒有我看 Warpaint 的時候瘋狂陶醉,但是我體內已經隨著這個已經變成短髮中女的 Charlotte 興高采烈過去。她沒有耍大牌,安歌部分還唱了兩首,包括翻唱 Kanye West 的 “Runaway”,一臉滿意和自信,連同整個穿牛仔外套的團隊一下子給我了整整十年的美好。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英國牛津 #20130323

在這邊大樹很多,可是感覺長出花兒的樹卻沒有像香港那樣繁盛。路邊的樹都長得高很大,葉片密密麻麻的,每棵都是我們心裡面的百年樹人。
Read More

1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