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沙|波蘭小哥說:因為我沒洗杯子的關係,你的咖啡我用量杯上了

▌關於這次的華沙旅行,前文提要:
1-3. 華沙|三十度夏天裡面只有室溫飲料,但我超喜歡波蘭怎麼辦?

吃過 Milk Bar 的午飯,我的肚子滿得再擠不進其他甜點。在地圖上從下往上散步,陽光充沛的下午根本不需要什麼目的地,我們便漫無目的的四處走走。我發現華沙的雪糕店比漢堡要小規模一點,溫和一點;而且大部分都採用上封蓋子的展示模式,並沒有像漢堡一樣大方展示出各種雪糕的外貌作為引誘。或者是這個原因,在華沙的這個星期我並沒有燃起過任何吃雪糕的衝動,除了在夜深從酒店走到麥當勞買宵夜時(兩次)順道給自己買一杯雪糕新地之外。

2018-iamsy-jun-warsaw-day-1-21

4. 華沙咖啡因 (Forum Coffee)

街上隨處可見連鎖的 Starbucks、Costa 和 Nero 三家頂立的姿態,不過讓我意到點意外的是華沙的獨立咖啡店數量比較巴塞羅那和維也納要少許多。到底因為天氣太熱,不久我們便開始物色咖啡店作為休息的小站。出發前我特別做了一些小功課,把考慮完想要到的咖啡店都列入清單之中。本來我們的目的地是那個是藝術與書本為主題的咖啡店,但當我們找到其確實位置的時候也大嚇一跳,面前那有著日本菜合拼成的咖啡館並非我們理想的類型。

2018-iamsy-jun-warsaw-day-1-16

迴旋處邊的 Forum 咖啡店看起來有種 underground 的感覺,我想這應該是因為它沒有陽光照射到的原故。當眼處放著最親切的是 fritz-kola 雪櫃和裡面的 fritz-kola 汽水群;店家在地牢應該有個洗手間,但我們都沒有下去。

下午四時,咖啡店約有三分一的客人。「因為杯子用光了,所以只好用這個,份量也給你們加大。」他笑著把咖啡送來。「沒關係,量杯看起來也很好。」咖啡份子大多了,但喝起來有點淡。因為是第一次在華沙喝咖啡的關係,不知道這是咖啡店的比例、還是華沙式的風格,或者因為杯子換了以後的例外。

2018-iamsy-jun-warsaw-day-1-20

____________________
Forum Coffee
地址:Nowowiejska 1, 00-271 Warszawa, Poland
營業時間:星期一至五 8am – 7pm、星期六及日 11am – 7pm


5. 與挪威小子四年以後在他鄉重遇 (Restauracja Zapiecek)

走到 old town 的時候已經過了六點,天色卻完全沒看得出這已經是日之將盡的時刻。站在老鎮中間最熱門的位置可以看到沙華中間那體形龐大的體育館,那個當下我還沒察覺華沙有高低兩層之分——後來我自己從博物館出來亂走的時候才真正感受到上下兩層,那種理應被旅客佔據的地方人流未算太多。輕少量的街頭擺賣藝人還會為這裡帶來一種種洗不掉的觀光感,但看起來就是跟平日在歐洲裡面的市中心不太一樣。(因為我把相機留在酒店裡面,所以走到 old town 的路上都沒特別拍照)

2018-iamsy-jun-warsaw-day-1-14

在天氣過份乾燥和熾熱得要死的陽光壓迫之下,我在 Costa 買來看起來最涼快最解渴的芒果冰,忍耐著突如其來的頭痛大口喝下去。

準時走到挪威小子所住的酒店大堂,口裡默默計算著有多久沒見面。在離開荷蘭以後,挪威小子接著都搬到愛爾蘭;雖然偶爾在 facebook 裡面都可以看到對方的消息,也甚至不覺得這輩子不會再跟這個人見面,但事實上這樣的分別已經有四年。

2018-iamsy-jun-warsaw-day-1-29

喜歡穿一身黑的挪威小子還沒有改掉自己的老習慣,非常金的一頭金髮還是一如以往的金光發亮。見面的當下我最想知道的是 Google 有沒有待他很好,而他答 very well 的時候我就知道那應該真是非常好了。散步到大街,隨便的找個地方晚飯。落腳的地方據說是波蘭的連鎖老店,從店員非常搶眼的制服就能看得出那一家是他們的分店。餃子種類很多,餐牌似乎都是地道的菜色。這理應是最多遊客的餐廳之一,但價格還是非一般的便宜——至少相對歐洲其他地方來說。

侍應生在我們點餐的時候非常細心的問到想要多大的豬手,餐牌上面寫著 400g – 600g 的意思原來是是你可以選擇大約 400克、500克或 600克的份量。雖然腦海裡面閃過了點香腸的念頭,但最終還是波國菜先行。我們所點的煎餃子裡面,我本來以為豬肉會是最好吃的一款,結果最好吃的是芝士餡料;餐廳盛湯的餐具讓挪威小子把湯喝起來的時候都像黑巫師。豬手並不是我心目中想像的脆皮類型,小心奕奕的用刀切下去的時間才知道那是軟綿綿的款式(我反而更是喜歡),脂肪的位置雖然一定是非常肥膩但實在非常好吃,肉質嫩滑。

2018-iamsy-jun-warsaw-day-1-24

____________________
Restauracja Zapiecek

地址:Nowy Świat 64, 00-357 Warszawa, Poland
營業時間:星期日至一 11am – 11pm、星期五及六 11am – 12pm
(我們所前往的是以上這一所,不過後來我看到 old town 位置附近的分店看起來比較美,地址是這個:Krakowskie Przedmieście 55, 00-001 Warszawa, Poland)

▌接著讀下一篇:
6-9. 華沙|人家說嗑藥去看梵高會哭,沒料到波蘭也有博物館讓我淚流滿面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Les Fleurs du mal” - 006 我們都不過是普通人

這些年來你都被這樣不上不下的關係弄得粉身碎骨,心裡下了一場一千多天沒停止過的大雨;沖走了心裡所有能帶出反應的份子,卻沒有帶走滴答心裡的回憶。那個不明白你的人,離開了你的生活。你感到悲哀,卻沒有有能力挽救(或沒有挽救的可能)。你慢慢發現生活只是一面不完全的鏡子,你拼了命去找尋你想要看到的東西;徒勞,卻無功。你明白世界的運作,就像年紀小的時候你尋找你心愛的鉛筆一樣,拼上了所有幹勁和力氣,都無法在未知的角落把它找出來;然而,在你決定放棄,不再糾纏的時候;它總是靜靜的在某個地方守候著你。 為了跟從不可靠的理論,你在宇宙裡裝作一顆毫不在意結果的細沙,浸泡在茫茫的深海之中,下沉也好上浮也好;都不介意。你清楚,只要你再不執著於一點,那一點就會出現。你翻開每個書架裡的每一本書,你呼吸每個角落的氧氣;你拼了命的放棄,使勁的放棄;裝作若無其事,裝成沒相干的樣子。你裝作粉碎了所有渴望,你落力嘗試尋找消極對抗的辦法。 然後,你踫上了許多許多人;你妄想只要你在想念別人,他就會想念你。可是,他都沒有。然後,你想起他跟你說過,覺得悲傷的時候記得要去找他。可是,你也懂得,這些說話都像發黃就掉了葉子;被大風吹倒了的以後誰都不願意拾起。你拿著話筒抖動著那撥號的勇氣,你覺得你就連說想念的資格都一早掉了。 他都記不起你了;所以,你就連表達自己的勇氣都失去了。 只有在半夢半醒的時候,你拿著喝不完的酒哼著一首首不熟識的歌。你想要誰批准你擁有掛念的資格,你想要誰來告訴你一個可行的辦法。擠在堵塞的道路前妄想可以有跨過的可能,那怕就是一千零一次的機會;你都不想錯過,再不想錯過。你就是想尋找可以擺脫命運捉弄你的正確途徑;你偶爾再看到卞之琳;你都不求什麼,你只願意有天能裝飾明月的夢。現實的抑制太多,你以為你可以利用醉酒的感覺跟寂寞當歌。 然後某天雨停了,發現圍場倒了。推倒了的城堡就是推倒了的城堡,在敗壞的瓦礫之根本就沒有拯救重生的可能(至少,你的一雙手沒有)。你以為壓抑著你的想念,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能裝得出一副冷漠;你以為這副冷漠可以換來一絲希祈。可是你要找的人都沒注視你,浸沒了紅海沒有打通一條讓你走回去的道路。 最終你發現,你想拯救被你推倒的城堡,他想救活他親手推倒的另一個。我們都不過是普通人;你在樓上裝作冷漠的看他,他只顧橋上裝成若無其事的看風景。 Source of Inspiration:《斷章》、《百年孤寂》 延伸閱讀: “L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