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生活|他說要看 stand-up comedy 我當沒聽見,今天我卻就拉著他陪我看 Hannah Gadsby

穿搭筆記:J.O.A. TopSkirt from ASOS

大概是前星期吧,dr yellowbean 問我要不要一起看 stand-up comedy,我隨隨便便的打發了他。當時他根本沒說要看誰——事後他堅持的說他是有說要看誰只是我完全沒在意——的 comedy,也沒有提及內容,所以我完全沒反應。今日我反問他:「你那個時候說想要看的,是不是 Hannah Gadsby?」他在咖啡店裡面差點要敲我的頭示意我太過後知後覺。「我說嘛,我並不知道她這麼紅,我只讀到有關她有用藝術來包裝這場與觀眾的對話,而且似乎相當吸引。」

2018-iamsy-jul-20180714-02

《Hannah Gadsby: Nanette》應該是 Hannah Gadsby 最後一場 talk show,因為她準備要開始寫書亦同時應承要到哥哥水果店幫忙;所以這一場《Nanette》被譯成《最後一擊》。據說剛在 Netflix 上架立即 goes viral;因為她從被破壞的世界裡成長而一直挖自己的痛苦以借大家笑著的注意來勾引出對世界的反思。

我後知後覺的讀到她並不是因為 LGBT 也不是她因為她因生而為女性以及女同性戀者而不幸受難的種種,反而是因為有 art history 背景的她精彩絕倫地以借用藝術史來包裝這場 talk show。她用梵高來說抑鬱,用畢家索來說 #metoo,用文藝復興來看女人。

我今晚就來看,按此直接到 Netflix 跟我一起看。

2018-iamsy-jul-20180714-01

____________________
Mandelmehl & Zuckerei
地址:Rappstraße 16, 20146 Hamburg, Germany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安特衛普(12)-random pictures / March 2011

為了闖進大學區,按著路邊的指標牌左穿右插。雖然這裡沒有 Barcelona 的小窄街,只是走到內邊的時候也是有點力不從心。走到藝術學校的前面,看到了學校門口的長檯來膠椅,看到學生們都聚在太陽或下坐草坪。走過喧鬧的藝術學校,遇見了反種族歧視街名的小街,小型博物館的門口,很多的塗鴉牆和擁有著故事的建築物;糊亂拍照和跳躍以後,似乎對安特衛普又認識多一丁點。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