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城夢魘|寫實得尷尬的現實寫照,最後一刻才知道誰是真兇 (HBO)

Kate Winslet 演得好得無話可說,真實不造作的呈現,less is more 的演技,配合寫寫得叫人尷尬的現實生活寫照,既扣人心弦又讓人回心微笑。兇手是誰這一點沒到最後還真的不知道,好幾次以為自己猜對了還是錯愕收場。雖然裡面的寂寞和心痛會叫人傷心,但非常值得一看。

三人要守密,兩人得死去|貪戀幻想美好,輸掉給真實孤寂 (Netflix)

《Behind Her Eyes》登場的時候,我還不過把它當成普通的一部英劇;當時沒想到最後竟然會成日整個半年裡面最喜歡的一套影集。英式黑暗和諷刺比較貼近我的口味,所以習慣性面對英劇會自行加入適量底分。

愛芯 Made for Love|與控制狂科技 geek 結婚十年不出戶,逃出即自由?(HBO)

休眠了好久的 Warpaint 在我的世界活過來,為 HBO Max 新劇《Made for Love》(愛芯)唱了一支插曲 Lilys。《Made for Love》分類為科幻,最集長度不到半小時,一季完場共8集;我瞄了一眼就決定進場。

不死喪軍|MMA 選手演喪屍?貨櫃圍城、組隊大戰 (Netflix)

我只能說最好看的就是片頭,是片頭,沒錯是(只是)片頭!下飯菜來說,還算可以。超過兩小時的電影現在都沒有很多,然而出現在結局很明顯的喪屍面裡面實在有點拖拉。暴力場片和撕殺現在還算可以,但驚喜和新意欠奉,組隊也沒有缺一不可的迫切感。

偷渡者 Stowaway|太空船出現不速之客?兩年任務出發即觸焦 (Netflix)

《偷渡者》一上架率先在瑞典跑上第三位,雖然我一直不太認同瑞典的排行榜,也覺得大家在 Netflix 平台上的口味差得有點太遠;但當我看到 Netflix 大字標榜「德語電影」、「考驗腦力」和「黑暗」這幾個跟我合尺相近的標籤以後,我就立馬二話不說的按 play 支持。

盲目殺機|失明後身體認知與事實不乎?你相信自己還是相信世界?(Netflix)

在沒有很多選擇的一月份看到 Netflix 彈出《盲目殺機》,海報畫面讓我立即聯想到的是《蒙上你的眼》。我對這類型帶有反轉的心理驚悚片是有預設的好感,往往會不由自主的暗暗加分;加上劇本巧妙地用剪接帶來幾個 jump scare 的驚嚇位,我對電影後端把謎底打開的解說是抱有不少期待的。

還原人生|離奇兇案後丈夫失蹤,結局兩重轉折 (HBO Max)

一季6集的迷你劇《The Undoing》前五集集集驚人,誰都像兇手的故事每集都像 focus 拉到另一個地方。除了每集偶爾讓我覺得有點慢調子——但只要好看我還是覺得可以接受——我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每個陷阱絆倒了腿,每一秒都被劇情牽住了心情。

后翼棄兵|掉丟酒藥,開放心房,團隊外援,不再孤軍作戰 (Netflix)

《后翼棄兵》拍完了女主走過高山低谷的人生,排除了挑戰自己、對勝利的慾望、對世界冠軍的追求之後來到街頭老人公園脫下手套隨便一戰。擺脫了外在的擺佈和影響,回到自己心底裡基本的興趣和快樂的源源:「為下棋而下棋」

還原人生|Who did it? 每個人都像兇手的懸疑片 (HBO Max)

剛開播的一季6集的迷你劇《The Undoing》(無所作為/還原人生)可以說是近來最強大的劇作。卡士豪華陣容強大,主角夫婦是 Hugh Grant 和 Nicole Kidman,父親是 Donald Sutherland,個個氣場驚人。大女配是《美國恐佈故事》裡面常見的 Lily Rabe,除了親切感還感覺很有看頭。

蝴蝶夢|前任往事陰魂不息,愈比愈痛愈失控 (Netflix)

開場的前半段節奏不錯,一位平凡的秘書隨從,跟隨由 Ann Dowd¹ 飾演的 Mrs. Van Hopper 外地旅行;認識了剛喪偶的 Manderley 莊園男主人,異鄉邂逅的激情在迫切的別離中結合成夫妻。女主平淡的生活突然一躍三級成為了豪華莊園的女主人,可惜大宅的前女主人 Rebecca 的氣息久久未能消散,女主似乎在男主未 ready 的情況下成為了不合時宜的新情人。成為新一任 Mrs. de Winter 的確是飛上枝頭的最大考驗,小女子既賣力又踫釘,愈賣力愈反彈。

神棄之地|世界把你傷害得七勞八損,你荒蕪的內心喪失自己 (Netflix)

幾張大明星王牌的堆砌下,《神棄之地》寫的是一個信仰扭曲的故事。故事發生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在狂熱講道的傳教士、信仰扭曲的士兵、疾病和死亡、艱難困苦生活、邪念的牧師交織的故事。出於信仰的極端犧牲,以及曲折的命運背景,從一代傳到下一代。

布朗克斯大戰吸血鬼 (吸血街頭)|高級化舊社區?有色社區團結抗外 (Netflix)

與平日的吸血鬼電影背道而馳的是,這裡沒有誓死相隨的美女和千萬年不變的愛情,吸血鬼就真的是 blood suckers,一堆持住權力和力量入侵的殺人魔。沒有漂亮的衣服、沒有亮眼動人的角色、也沒有拍在繁華的地段,一套用上孩子們做主角的 children-friendly 恐怖故事拍在美國紐約市最多非洲和非裔美國人聚區的 The Bronx,講的是有色人種的社區被吸血鬼追迫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