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高興的問候快樂的對話 跟那些永遠無法再見的人

by

高興的問候,快樂的對話;跟那些永遠無法再見的人。醒來的一刻太突然,美好的夢被打碎;可是心裡還是很滿足很滿足。那些無辦法變老的人,在我的記憶裡/夢境裡一樣很我甜蜜共處。
或者這都只不過是自己大腦做出來的夢境、自己安排的對白,但我一樣感恩感激這種再遇見。

[呢喃] 八月。

by

太懶,而其實太懶的過程是無事找事忙。忙著找時間休息,忙著要雙眼盡情放空;盡情踫踫這個踫踫那個,在太陽下享受自然的暖意,忙著專注生活。時間就在不知不覺中慢慢的流走。 七月匆匆就過去,轉眼就八月。或者眨一眨眼就轉眼十年便過去,除了每秒鐘都享受放鬆是我最為高度要求的事,我都沒有什麼額外夢想。 最近在 Blackwell 看到一本關於天文學、星相以及宇宙的書本;我就更加覺得世界虛無飄渺。書裡寫的都是一些關於宇宙的小解說;例如各個星球的溫度,或是轉物的速度之類。世界裡人類知道的事情根本不多,我們地球在星河之間就只不過像海洋裡的水或是沙灘裡的一粒沙;都沒重要性。太陽還沒有高度發展完成,宇宙的無邊更是我們想像以外。如果說地球上的歷史和成就,更是個笑話。所以,我覺得隨心而行就好了。況且,世俗裡的枷鎖也就有點太大,來衝玻它落力地做自己就更好不過。 做了一些奇怪的夢。夢見自己踏遍玻璃碎的腳根一點都沒痛楚,還小心奕奕的將玻璃碎粒一點一點的擠出來。又或是夢到早就離開了的人回到自己身邊;還跟我說道那種死去只不過是種秘密假象;裝出來的煙幕要揭開,誰根本都沒有離去。

#英國牛津 #20130104 - 夢與現實的瑣碎

by

昨晚做了一個夢,驚醒的時候哭了。好像飄浮一樣進入一個空洞的空間,誰把我的手抓住就跑。前往一個個未知,手捉得好緊,衝著重重的障礙,跑過了一個個波欄起伏的要塞。手被握住,白濛濛的世界沒有立體或不立體的空間感;我在夢裡覺得這是愛情,很愛很愛的那種。直到沒有三維沒有邊界沒有歲月沒有痕跡沒有多少沒有計算的一種。愈快樂愈感到害怕,愈是被愛就愈害怕不能再被愛。我是個樂觀的悲劇主義者。或者是因為瑪雅日曆的完結沒有帶來末日所導致的一種失望,這種悲劇主義者過份期待與世界上的所有共同滅亡才會樂得於擁有這種妄想被害的夢境。 發覺呆守在家的工作能力低得不能再低,如果零以下可以為實在能做得出的負數,我的 workdone 就做出了負的境界。唯有昂首大步地走到對面街的星巴克長駐。總好比無限期虛度無數好春朝,面前日光滿滿的日子,賴著不做正經事和做正經事一樣舒爽。 剛看了 Lauren Sherman(blog: http://lapresmidi.com/)的一篇 “Why I Left My Fancy Magazine Job” - “We don’t work in fashion for the 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