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翼棄兵|掉丟酒藥,開放心房,團隊外援,不再孤軍作戰 (Netflix)

《后翼棄兵》拍完了女主走過高山低谷的人生,排除了挑戰自己、對勝利的慾望、對世界冠軍的追求之後來到街頭老人公園脫下手套隨便一戰。擺脫了外在的擺佈和影響,回到自己心底裡基本的興趣和快樂的源源:「為下棋而下棋」。迷你劇像這樣一季就好了,完滿收場,人見人愛。

一個弧兒在寂寞的孤兒院到「幸運地」被領養,只不過在一個寂寞的圈圈走到另一個寂寞的圈圈;後來難得與(新)母親破冰,在繼而再次沒有(新)父親的情況下成長;從青春期開端走到婷婷玉立的年紀,逃過了鎮靜劑和酒精的依賴,學習到接納外人的扶持;光費年月用「得到的」和「失去的」把圓圈畫好了,算是一場完滿又美好的成長。

完場後我在想「先不要說那借五元還十元的承諾為什麼在生活變得揮霍而明顯有經濟能力的時候都沒有還錢,為什麼這麼多年來她都沒有想要回去見 Mr. Shaibel 一面?」

我想,這大概跟她的過份保護自己的個性相關。盡量不與別人產生深入、長期的相依關係。就像沒有回訪成就了她的 Mr. Shaibel,沒有像孤兒院妹子一樣 keep track 她的人生,沒有與道不同的同學保持友好,沒有和發生關係的男生繼續約會。而這讓我想到劇中我最喜歡的一段,最拉鋸人心的關係——她和她的(新)母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