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把Vermeer油畫裡的丘比特蓋住?德國館方現在要修復原貌

猶記得第一次接觸 Johannes Vermeer 是在 Den Haag 的 Mauritshuis (莫瑞泰斯皇家美術館),美術館比我們想像中面積要少很多,每一層都只有很小的一圈。那個時候的我還沒正式住在荷蘭,前前後後大概只懂說「Alstublieft.」一個字。

鎮館之寶之一是 Vermeer 在 17 世紀中期的一幅《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c. 1665) 。黑沉的背景下是明亮的黃藍對比,少女側面淡眉紅唇,頭上包住應該可以說成 turban 的頭巾,大概是金頭髮但沒看到幾多,只見左邊耳垂的珍珠耳環。想起的是自小就不明白為什麼人們面對蒙娜麗莎會被迷住(當然我相信要是立在真跡面前很可能會改觀),但當下我就明白原來有種定格是會把人迷惑。Vermeer 留下的作品不多,大概 30 到 40 件左右,而且大部分傳世之作——或者說是我比較喜歡的——都是記錄人物的左邊,包括以下四幅:

40 年前的 X-rays 早就在《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裡面看到丘比特,就在油畫的上方偏右的位置,以畫中畫的方式出現丘比特的大型圖像。當時相信是 Vermeer 把丘比特用油彩覆蓋,但最近發現覆蓋丘比特的這個動作在 Vermeer 離世後至少幾十年才發生;修復人員指出丘比特表面有一層污垢,這顯示這幅作品在原始狀態下保持過一段時間。也就是說,我們向來所看到的鮮明白牆的襯托並不是 Vermeer 的原意,用愛神丘比特襯出少女的情書才是他的主意。

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 1657-1959, undergoing restoration.
© SKD. Photo by Jürgen Lange.

身為荷蘭黃金時代的重要作品,收藏在德國 Gemäldegalerie Alte Meister (歷代大師畫廊) 裡面。雖然未知是誰、因為何事在何時將丘比特蓋住,但館方決定將這幅被喻為 Vermeer 35 幅作品中最著名的畫作之一的作品進行修復(右下圖),得以展示作家原本想法。

修復過程透露出來的丘比特跟 Vermeer 另一幅約莫十年後完成的一張《A Lady Standing at a Virginal》同出一轍,學者們因此主張牆上的丘比特為 Vermeer 的真實藏品(事實在他遺孀的登記物品裡面亦曾經出現被記載為 “a Cupid,” 的物品)。根據持有《A Lady Standing at a Virginal》的 National Gallery 的說明,這幅丘比特畫中畫是出自 Cesar van Everdingen 的手筆。

《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會在5月8日到6月16日以過渡形式以半修復的狀態在德累斯頓原館展出,預計整幅全整需要花費再多一年。在丘比特佐襯下的,畫面的形態擁有全部截然不同的佈置;少女讀著這未知作者的情信有更強烈的感覺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