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生門事件?荷蘭美術館遭詐騙 2400 萬到香港,需歸還涉事畫作嗎?

荷蘭有一位美術館館長早在 2018 就在 Simon Dickinson 看上了 John Constable 的一幅 ‘A View of Hampstead Heath: Child’s Hill, Harrow in the Distance’。館方最終支付了 285 萬歐羅買入作品,但賣方說沒有收到錢,兩方因此搞上法庭。我在肺炎肆虐的時期讀到如此激烈的標題,好奇點進去到底是那個美術館搞出這種大頭佛。點擊打開以後發現竟然是 Rijksmuseum Twenthe!我差點情緒失控。對,就是我一直在懷裡從沒放開──要我乘三小時火車上學──住上兩年的荷蘭小小小小小鎮 Enschede 裡面的唯一美術館;沒想到多年沒有見 Twente,要是不上報,一上就這樣。

關於 Rijksmuseum Twenthe,沒變的還有門前的一塊大石頭。

Enschede 裡面的可愛美術館 Rijksmuseum Twenthe。(image via http://uitinenschede.nl/)

美術館與藝術經銷商的羅生門事件

與 Rijksmuseum Twenthe 美術館交易經銷商 Simon Dickinson 擁有 400 年收藏藝術作品的經驗,在英國開業進行藝術交易接近 27 年。年前,Rijksmuseum Twenthe 負責人 Arnoud Odding 在 TEFAF 展上對 John Constable 的作品感興趣。兩方最終竟然在交涉期間被 hackers hijack,以致買方把 285 萬歐羅轉賬到並非由賣方持有的香港戶口,捲入詐騙案。

根據 Bloomberg 報導,美術館現起訴經銷商團隊疏忽以至被黑客盜竊;其代表律師更指對方的交涉人員知道買方與黑客之間的電子郵件,但並無採取任何行動阻止交易;「By saying nothing, they said everything,」,這也是非常真確啊!但賣方指美術館在匯出款項以前就應該先確認銀行賬戶是否合法。雙方現正互相指責是對方遭到黑客入侵。

賣方沒收到錢,當然告上法庭;但美術館因為已經付過錢了,也就堅持不交回畫作。現在 Rijksmuseum Twenthe 持有作品,並阻止對方將作品賣給其他買家。稍後就由法官權衡誰將擁有這幅作品。

A View of Hampstead Heath: Child’s Hill, Harrow in the Distance, John Constable (1824).

關於 John Constable 和他的作品

十九世紀英國風景畫家 John Constable 在生的時候總是寂寂無名。生於並不富裕的家庭,愛上青梅竹馬的有錢的千金,對方祖父並不對這對小情人有所認同。幾經波折,妻子娶到了,兩人生下七個小孩,愛人便患上結核病離去。妻子過世前不久,她父親留下兩萬鎊遺產。最終,John Constable 拿著錢選了幾張風景畫出版,不過並沒有得到觀眾認同,也沒有為他帶來金錢上的得益或名氣。妻子過世後四個月,他終於被 Royal Academy 選中為訪問畫家;他在那裡受課並讓他獲得學生們的歡迎。可惜的是,他後來走上那條比較順利的路,他的愛人都無辦法看得見。跟很多其他畫家一樣,他的名聲和人氣都在離世後才真正浮現。

這次的涉事作品 ‘A View of Hampstead Heath: Child’s Hill, Harrow in the Distance’,在 1824 年創作,當年他 48 歲。1824 年算是 John Constable 人生裡面比較好過的日子,當時妻子還在生,也在這年被選中成為 Associate of the Royal Academy 一員。同年另一幅 ‘The Hay Wain’ (1821) 被 Théodore Géricault 讚美兼買下,其後在更 Paris Salon 展出並贏了一個金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