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搭筆記|德國定期生活報告 2018 年三月下旬

I. 舊居旁那個一星期開兩次的 farmer market 原來是被說成全歐洲最長的露天市集,950m。原來住處過一條小馬路就到的地方就是這麼具名氣的特色景點,而我們卻不過只把它看成 another random market(也不怎麼的覺得它特別長就是了)。半年來多次在 market 裡面看到大家都拿著稻草籃子而非常激動的好想要一個,搜刮了好幾個月,都沒物色到心頭好。緣份卻總是在這世間裡來得毫無預示,某個下著毛毛雨的下午,與 BFF 走到 IKEA 的途中,就在選物店裡偶上這個法國品牌(Made in Madagascar)的稻草籃子。我在紅和藍之間作出選擇,放下紅色的一個以後那個亦被一年輕媽媽買了。現在我終於可以拿著這種一個大大的稻草籃子去購買日用品、逛超市。如果你想知道這個車站底下的市集,讓我來告訴你,它的名字是:Isemarkt。

II. 三月似乎一轉眼就過去。中旬的時候我的 BFF 從香港飛來漢堡,離開以後一下子就到月尾。四月的行程很忙碌,我等待著春天的到來;可是下午還是看到路上和車頂的積雪。Spring is here in name only,我只能這樣說。

|穿搭筆記|
OUTER: Handmade in Bavaria, Germany
JEANS: ASOS FARLEIGH High Waist Slim Mom Jeans
SNEAKERS: ADIDAS Stan Smith
BAG: ZARA

III. 就在看完了《The Alienist》的同時,Starry Starrt Night 毛衣就編好了。毛線大約還有可以編一件短袖 crop top 的長度,不過 dr yellowbean 說想要有一條圈圈頸巾,我就隨他的意願去好了,反正頸巾這種不用加針減針簡單小計劃似乎更適合在看美劇的時候進行。

IV. 雖然《騎士團長殺人事件》已經直送到我的手裡去,但《挪威的森林》我翻讀都讀得很慢。

V. 總而言之,拿著稻草包包就是很高興就是了。而其實,我已經有另一個新的稻草包包收到了還沒用,那個是非常小巧的版本,真的很可愛。可是看起來就是洋溢裡夏天味道的一種,本來就想在十度的時候給它開光在吃飯時帶出去了;可是除了溫度還是一直很堅定的在五度以下,還要下雪。計劃泡湯了,連同我的新裙子還是一拼在衣櫥的最底處等待著。


Advertise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來,吃一點恐懼(7)

反而是無辦法接觸的真實會叫你神暈顛倒,對於在乎不在乎,世人似乎都將目光注視到看不到的事物之上。結果,總是沒有花開結果的愛情才叫你把心割開淌著血的跑出去;而得到的呢,也許只能留守在家裡裝作一片細水長流。 陸琳把杯裡的橙汁都喝完,約翰女朋友著她去再拿一杯;陸琳搖搖頭便就把那個朱古力鬆餅一口放到口裡。由於上次吃的根本就如茶點店裡的朱古力蛋糕一樣好吃,陸琳想都沒想就把蛋糕往口裡塞。 好難吃。陸琳差點要把蛋糕都吐出來。但她沒有。「就是安妮知道自己喜歡才再做一次的,我又怎能想要吐出來就吐出來呢。」「只是那陣怪異的草青味和草臭,怎能叫人好好的吃下去。」陸琳腦袋裡跳出了魔鬼與天使,她只有一秒鐘來決定自己的取向。這裡根本就沒有可以讓她將蛋糕吐出的地方,同時為了安妮的一片苦心;陸琳就決定要將蛋糕往口裡塞。裝住了一臉正常的陸琳跑到了餐檯,以最快的速度倒了一杯橙汁,將那塞住在口裡的蛋糕伴住橙汁吃下去。與其說是伴住蛋糕來吃,不如說是把塞住了的蛋糕灌進去。 灌進去的一剎那差點都要吐了,只好要空出來的一只手繼續把橙汁倒到杯子。整件事情就像吞那種大藥丸的一樣,閉上眼睛,心無雜念;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將口裡的東西送到肚子就可以。 「是平日十倍的份量!」絕對是真實的吧。本來是個以大麻點綴的朱古力蛋糕,現在吃下去的變成了以朱古力點綴的大麻。小時候聽過一個說法,就是一個人總不能在不喝水的情況之下於一分鐘內吃下一塊方包;那個時候上中學,有一個早上陸琳就刻意買來白麵包當旱餐,跳字手錶跳啊跳啊跳,口乾得不得了,就算是小林尊的速度往口裡塞,只有六十秒的時間還真的不能完全吃掉麵包。遇上這個 space cake,陸琳回到這種感覺。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