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什麼有發生什麼沒發生的確沒那麼重要《The Distinguished Citizen》(2016)


The Distinguished Citizen
El ciudadano ilustre
玩謝大作家
杰出公民
2016
Directors: Gastón Duprat, Mariano Cohn
Writer: Andrés Duprat

(小心劇透,看完電影再回來跟我討論吧)

73 屆威尼斯影展的時候,就已經選定了阿根廷老牌演員 Oscar Martinez 憑這一《The Distinguished Citizen》拿下影帝。我只是沒想到,這裡的黑色幽默竟然有這麼黑。

任何公開活動都 say no 的男主角最後出席新書發佈會:
Chapter 1 到 5 最終揭成新書的五個章節。一場新書發佈,就為整個電影帶來了一場否定。書裡面那個很低調不出席活動,甚至覺得諾貝爾獎對他的認同其實反是個失望的開端或者只不過是他個人在書裡面的形象。你看,他最後架著一副白色浮誇眼鏡,也許一下子就明白他從來都不如那種低調。一名成功的作者如何演出自己,請在書裡面找答案。

你能夠放棄一切背道而馳換到另一個地方而且不再回去:
被放棄的女朋友結婚了,而且是跟你的好朋友。兩人再次踫見有沒有愛情大家都看進眼裡,那深情的一吻,那女的不想在舊情人面前跟丈夫親嘴。你放棄你的所有。這讓我想起了 Alice Munro 的《逃離》,也想起了一連串的鄉土文學。故鄉?對你來說是什麼。是你絕情的說一聲:離開這裡是你做過最成功的事?

那三節課裡面愈來愈少的聽眾:
真正問問題的人就只有一個,是他舊情人與好朋友所生的女兒。後來還有人問他為什麼不寫甜美的生活;然而大家都不明白藝術家對世間的追求,滿足帶來的平淡怎能讓世界獲得更多。也好證明大家對小鎮出了一個諾貝爾得獎者的快樂和期望,並不等於真正了解和明白作品的意義。其實說到底,整個小鎮裡認真讀他的書的人也許就只有舊情人一個而已。另外特別想提一下的是畫作的頒獎禮,政治這回事在那裡都是黑的。

鄉民對他前後判若兩個世界的反應:
大家對他的期望最終都轉化為失望了。為什麼我們要把期望放到人家身上。你的九千八在我窮等人家裡是天文數字你應該給我兒子買輪椅、我請你來我家吃飯你為什麼不賞面、我青春少艾想要你把我帶離開這墜落的村子為什麼你不領情。然後他最後的恩惠都給了那個一直幫他擋煞的 receptionist,那個最不要求他去做什麼的人才更令他想要自願的 offer 更多。

最後最後:
世間裡面的真相是什麼?只不過是你的接受方式和詮釋。你能確信他真的回去了?你能清楚那些事實真真確確的發生過?胸口的傷是槍傷而不是從自行車上跌下來?西裝上的小花是那故土上面的小黃花?他最後的微笑我最深的懷疑。那副誇張的白色眼鏡和他說話的語氣和微笑都給我一個大大的否定。但到底什麼有發生過什麼沒發生過是不是最重要,你怎樣看這件事,從這件事中獲得什麼,你的解讀才是最大重點。就像大作家最後說句:這裡就是留給你們的作業了(他老早就在選畫的時候不就是說了上帝已死麼)。

延伸閱讀:

我所看過的所有電影歐美劇集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