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把Vermeer油畫裡的丘比特蓋住?德國館方現在要修復原貌

猶記得第一次接觸 Johannes Vermeer 是在 Den Haag 的 Mauritshuis (莫瑞泰斯皇家美術館),美術館比我們想像中面積要少很多,每一層都只有很小的一圈。那個時候的我還沒正式住在荷蘭,前前後後大概只懂說「Alstublieft.」一個字。

鎮館之寶之一是 Vermeer 在 17 世紀中期的一幅《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c. 1665) 。黑沉的背景下是明亮的黃藍對比,少女側面淡眉紅唇,頭上包住應該可以說成 turban 的頭巾,大概是金頭髮但沒看到幾多,只見左邊耳垂的珍珠耳環。想起的是自小就不明白為什麼人們面對蒙娜麗莎會被迷住(當然我相信要是立在真跡面前很可能會改觀),但當下我就明白原來有種定格是會把人迷惑。Vermeer 留下的作品不多,大概 30 到 40 件左右,而且大部分傳世之作——或者說是我比較喜歡的——都是記錄人物的左邊,包括以下四幅:

40 年前的 X-rays 早就在《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裡面看到丘比特,就在油畫的上方偏右的位置,以畫中畫的方式出現丘比特的大型圖像。當時相信是 Vermeer 把丘比特用油彩覆蓋,但最近發現覆蓋丘比特的這個動作在 Vermeer 離世後至少幾十年才發生;修復人員指出丘比特表面有一層污垢,這顯示這幅作品在原始狀態下保持過一段時間。也就是說,我們向來所看到的鮮明白牆的襯托並不是 Vermeer 的原意,用愛神丘比特襯出少女的情書才是他的主意。

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 1657-1959, undergoing restoration.
© SKD. Photo by Jürgen Lange.

身為荷蘭黃金時代的重要作品,收藏在德國 Gemäldegalerie Alte Meister (歷代大師畫廊) 裡面。雖然未知是誰、因為何事在何時將丘比特蓋住,但館方決定將這幅被喻為 Vermeer 35 幅作品中最著名的畫作之一的作品進行修復(右下圖),得以展示作家原本想法。

修復過程透露出來的丘比特跟 Vermeer 另一幅約莫十年後完成的一張《A Lady Standing at a Virginal》同出一轍,學者們因此主張牆上的丘比特為 Vermeer 的真實藏品(事實在他遺孀的登記物品裡面亦曾經出現被記載為 “a Cupid,” 的物品)。根據持有《A Lady Standing at a Virginal》的 National Gallery 的說明,這幅丘比特畫中畫是出自 Cesar van Everdingen 的手筆。

《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會在5月8日到6月16日以過渡形式以半修復的狀態在德累斯頓原館展出,預計整幅全整需要花費再多一年。在丘比特佐襯下的,畫面的形態擁有全部截然不同的佈置;少女讀著這未知作者的情信有更強烈的感覺吧。

最近更新

Netflix《生路》逃出危城:戰鬥民族末日逃亡,渣男與心機婊連綿不斷的倫理對峙

開初我抱著平常心點開,往後卻愈看愈驚喜;看到半路發現它還在 2019 年的康城國際電視節 CannesSeries 提名最佳影集。表面上是一套末日喪屍橫行的恐佈片,實際上卻是一套單純的人際關係倫理劇。喪屍恐怖畫面不多,但血腥、暴力、喪心病狂的打鬥、全床裸上陣的俄羅斯姑娘、性愛畫面一應俱全。要不是單純想要看 zombie 狂襲一味跑跑逃逃的刺激畫面,劇中的絕望人性顯真章的故事也非常引人入勝。

用旅客方式遊覽,漢堡十號碼頭超狂的必吃名物:北海蝦漢堡

十號碼頭這一檔可是說是人氣最高的魚麵包店,餐牌上一共有十款魚食麵包。我們是衝著 Nordseekrabben 北海蝦而來,說來介慚愧的是北海蝦就吃多了,身為漢堡名物的北海蝦麵包竟然一次都沒吃過。

Netflix《神棄之地》世界把你傷害得七勞八損,你還在那荒蕪的內心裡喪失了自己

幾張大明星王牌的堆砌下,《神棄之地》寫的是一個信仰扭曲的故事。故事發生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在狂熱講道的傳教士、信仰扭曲的士兵、疾病和死亡、艱難困苦生活、邪念的牧師交織的故事。出於信仰的極端犧牲,以及曲折的命運背景,從一代傳到下一代。

一天的正確打開方式,土耳其早餐火力全開!

慢慢我們聊起不同的話題,大部分都是圍繞自己的國家和文化,例如她可以說起很長篇令我嘆為觀止的伊斯坦堡歷史。她觀察力很強,班上沒有能逃得開她注意力的事情。我們聊起土其奇菜,她說無論我如何揀飲擇食都一定要試 Turkish Breakfast。

Netflix《布朗克斯大戰吸血鬼》吸血街頭:發展商收地剝削改建壓榨才是真正的 bloodsucker

與平日的吸血鬼電影背道而馳的是,這裡沒有誓死相隨的美女和千萬年不變的愛情,吸血鬼就真的是 blood suckers,一堆持住權力和力量入侵的殺人魔。沒有漂亮的衣服、沒有亮眼動人的角色、也沒有拍在繁華的地段,一套用上孩子們做主角的 children-friendly 恐怖故事拍在美國紐約市最多非洲和非裔美國人聚區的 The Bronx,講的是有色人種的社區被吸血鬼追迫的日子。

Related Articles

漢堡天陰讓我只想穿全黑大風衣戴帽子!Arket 萬年款換季減價入手好時機!

秋天很好,只不過有點太短。擁有一半時候狂風寒凍的漢堡,大家應對的辦法都是堅硬的皮鞋,不透風的外套,和無時無刻都帶上可以遮陽光擋風雨的帽子。偶爾感到懶惰,或是在雨天那片灰階的天空沒有勾起我的精神,我都喜歡穿一件把身貉覆蓋的長身外套出門。

意大利品牌回收膠樽再造防水包,iamsy 讀者福利:郵差包贈獎

環保由生活做起,自備杯子在漢堡已經非常普遍;要不然喝飲料不用膠管,買咖啡不要蓋,盡量減廢也沒有太大難度。購買細心觀察材料和來源也是我近來學會的事務,在能力範圍內支持可持續發展,或是投資真的可以一直使用很久的項目。

在 IG 收穫一萬關注的 COS 包包,換秋後把這朵雲隨身攜帶吧!

這星期在 COS 上架,單是放過看過去已經讓人愛不釋手的是這像雲朵一樣的單肩包包。以 XL 加大碼姿態出現,配合凹凹凸凸的 texture 和漲卜卜的 volume,一秒就把我收服順妥。

黑皮鞋模範生入門清單:ARKET 意大利製作柔軟親膚經典,5 大鞋款推薦!

隨同講求永恆、耐用、耐看的文化漸漸長駐,ARKET 也踏上了正確的發展軌道。沒有百變的花樣,沒有奪目的誇張,反倒是像個乖巧可愛的模範生一樣,靜靜佇立著,等待你的眼光來發掘他的優秀。早前在荷蘭的海牙又開一店,也好證明這股走著經典款式和講求親膚質感的勢力獲得美好的成績。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