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找不到前進的地方

故事的延續就寫在一千次日出的以後;那個夜晚還沒有接住黎明,日出還沒有到來以前,一切便靜靜的落幕。

月亮明澄,深夜的汽車還是一樣的響亮,拉過了大街,留下了一道暗光。靜靜的街道只有汽車流動的過路聲,安份地在沙發上,眼前的景物始終都沒有換轉。這個夜晚根本都沒比日平的要黑,街燈卻比平日的還要明亮;室外的月亮都把室內照亮了。我試著喝過多的酒,卻一直都沒喝醉。試著要賣醉的人比平日還要清醒,糊塗的事卻一件都沒敢完成。故事的結尾在熱鬧卻孤靜的夜晚都沒有人願意寫下去,那些斷尾的或是有缺失的,錯版的更要自顧自的對自己安慰的說這樣會更可貴。而我根本都不清楚那晚有沒有亮起了這樣的音樂,只是那種流動的節拍敲進了內心。

那種由黑人奴隸從非洲帶來的音樂,原本卑微和基層的語言一直在進化,流轉的音色在耳窩之中擴張,我們的瞳孔都要擴張了。我已經不能分辨是那一首歌不是那一首歌,期待的事變成真實的那種刺激似乎讓世界不再平伏,關係於回憶和記憶已經的事情通通都不能使我信賴。我似乎只樂意幻化出不知道有沒有發生過的故事,把它紀錄在腦海之中。故事到底有沒有在現實之中延續下去,又或者只是在腦窩之中抽出了一個別人眼中不太珍貴的空間,把這個不知有沒有發生的事實記住了。

一千個日落的以後,歌聲敲響了寂寞,故事掉落到世界的盡頭。我再找不到前進的地方,你到底在那裡。


I’m listening to John Mayer – Dreaming With a Broken Heart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澳門|Beckham 在 H&M 威尼斯人新店開幕+ 意大利 Stickhouse Gelato 手工雪條 + 旅客休養咖啡店 C’est LA FÉE

終於來一趟澳門,這片不夜天每次都讓人依依不捨好想回去。這次多得公關公司的邀請,讓我可以再來澳門同時(平日總是沒拿定要到澳門的主意)更可以超近距離看到碧咸!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