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手信|台灣來的味道:佳德太陽餅



啊,Easter Holiday 成為了我一年來最忙碌的時候。朋友們到訪把我的生活頓時變得熱熱鬧鬧,吃吃喝喝睡覺起床都在說廣東話的日子異常叫人覺得興奮。F 先生替我從香港帶來的鞋子和無數湯料(竟然就是拜託人家拿這些),還給我傳遞台灣買來的太陽餅!

太陽餅現在我大概只會買李儀(前文:台北伴手禮食品手信全集),因為家人喜歡吃。從前我對太陽餅都沒興趣,上回寫太陽餅的時候還寫自己不好這種餅類,結果上次一吃到香香的奶油味就徹底愛上。

他說他在當地的朋友的指點下到了松山買來佳德(我心裡錯誤碎碎念過到底那是不是在機場趕忙下買的雜牌軍,但他說不是就不是啦我只好相信),或者是我太久沒吃太陽餅了,缾一送來就被我們海量鯨吞,實在覺得好味道。據說佳德拿獎以後每逄假日都大排長龍,各種口味的鳳梨酥可讓客人自行搭配,太陽餅內餡甜甜的超讚。

在這裡的超市都會買到出前一丁或是香港口味的小吃,就是找不到台灣的味道;而我可是默默地想念著奶油甜美的太陽餅。

地址:台北市南京東路5段88號
電話:02-8787-8186
http://www.chiate88.com/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閱讀] Memorable quotes for One Hundred Years of Solitude《百年孤寂》

此刻他不需要她了。他覺得,她完全不像她的氣味在他心中幻化的形象,彷彿這根本不是她,而是另一個人。他喝完咖啡,就十分沮喪地回家。 他模糊地覺得,他正在做他早就想做的事兒,盡倚他決不認為他能做這種事兒,他自己並不知道這該怎麼做,並不知道雙手放在哪兒,雙腳放在哪兒,並不知道這是誰的腦袋、誰的腿;他覺得自己再也不能繼續下去了,他渴望逃走,又渴望永遠留在這種極度的寂靜中,留在這種可怕的孤獨中。 她把土裝在衣兜裡,一面教女伴們最難的針腳,一面跟她們議論各種各樣的男人,說是值不得為他們去大吃泥土和石灰,同時卻懷著既愉快又痛苦的模糊感覺,悄悄地把一撮撮泥土吃掉了。這一撮撮泥土似乎能使值得她屈辱犧牲的唯一的男人更加真切,更加跟她接近,仿佛泥土的餘味在她嘴裡留下了温暖,在她心中留下了慰藉;這泥土的餘味跟他那漂亮的漆皮鞋在世界另一頭所踩的土地息息相連,她從這種餘味中也感覺到了他的脈搏和體温。《第四章》 家裡的人都在談情說愛。奥雷連諾用無頭無尾的詩句傾訴愛情。他把詩句寫在梅尔加德斯给他的粗糙的羊皮紙上、浴室牆壁上、自個兒手上,這些詩裡都有改了觀的雷麥黛絲:嚮午悶熱空氣中的雷麥黛絲;玫瑰清香中的雷麥黛絲;早餐麵包騰騰熱氣中的雷麥黛絲;隨時隨地都有雷麥黛絲。《第四章》 每天下午四點,雷貝卡一面坐在窗前繡花,一面等候自己的情書。她清楚地知道,運送郵件的騾子前來馬孔多每月只有兩次,可她時時刻刻都在等它,以為它可能弄錯時間,任何一天都會到達。情形恰恰相反:有一次,騾子在規定的日子卻没有來。雷貝卡苦惱得發瘋,半夜起來,急匆匆地到了花園裡,自殺一樣貪婪地吞食一撮撮泥土,一面痛苦和憤怒地哭泣,一面嚼著軟搭搭的蚯蚓,牙床都給蝸牛殼碎片割傷了。到天亮時,她嘔吐了。她陷入了某種狂熱、沮喪的狀態,失去了知覺,在囈週中無恥地洩露了心中的秘密。惱怒的烏蘇娜撬開箱子的鎖,在箱子底兒找到了十六封灑上香水的情書,是用粉紅色絛帶紮上的;還有一些残餘的樹葉和花瓣,是夾在舊書的書頁之間的;此外是些蝴蝶標本,剛一碰就變成了灰。《第四章》 他發現自己喝得越多,就越想念雷麥黛絲,不過愁悶也就減少了。《第四章》 發現規整的字體、綠色的墨水、漂亮的筆跡、都跟鋼琴說明書一樣,就用指尖把信摺好,藏到懷裡。《第四章》 盡管他作戰的經常身先士卒,但他唯一的傷卻是他親手造成的。《第六章》 她學會把假話說得十分逼真,自己也終於在捏造中尋得安慰。《第六章》 純粹聯想:林夕筆下王菲唱過的《百年孤寂》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3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