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那個地方讓它保持原樣就好

「HEY,那個地方讓它保持原樣就好」是我給這裡的名字 (是來自我在讀村上春樹後過目卻未能忘掉的一句);很奇怪吧。從大學以後我就沒有改名字的習慣了,或者是因為不喜歡標籤和規範,不喜歡被稱呼綁住,無論怎樣我在大學以後好像都沒有認真的寫作了,也沒有膽量去讀以前的小說。

最近非常努力的尋找自己。聽起來好像是非常低階的舉動,卻是我這半年多以來累積感覺的總和和出口。或者很多人都不知道,或者很多人都知道;我這半年多總是非常非常努力的地轉牛角尖。然後在這段一天等於一年的日子裡面,我實在嘗試找不同的出口。各方帶著不同心情,截然不同的性格,毫不相近的價值觀的朋友 (以及網友們) 都以各種各樣的方式去安慰我。這種情狀甚至乎是就算他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一樣為我尋找可以放手的出口;夫復何求啊。

除了鐵門夾到手指後打字的過程比較痛,除了因為心情混沌得無辦法清楚應該做什麼以外,我還是非常步步為營的處理自己的心情。偶爾好像心情明澄過後又回到瘋狂的黑暗之中,唯有嘗試倒帶抓著誰曾給我最平靜安穩的時刻。

有些東西是不能偽裝的,包括謝謝那些林林總總能讓我鎮定下來的時刻。如果有些東西是注定要失去的話,我只能說:Hey,那個地方讓它保持原樣就好。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安特衛普(2)-胡亂漫步 / March 2011

手裡面沒有旅行書也沒有旅行指南。 已經開始習慣偏離拿著旅行書或是 lonely planet 的手勢,也離棄了 information desk 或是 tourist centre;愛上胡亂遊蕩的旅遊方式。幾年前的自己或者會問:「我們現在往那裡去?」,現在我們都喜歡左右亂走四處亂闖。到那裡去也沒關係了吧,況且隨便走到那裡我們也並不熟悉,往那裡去對於我們來說都是 surprise 都是經驗。沿著購物大街直闖就是...
Read More

Leave a Reply